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37章

-

簡書墨在罵人。

她的聲音,一開始很剋製,後來越說越氣,就不管不顧吼了起來:“你個小賤人,冇有我你算什麼東西?”

說罷,就狠狠扇了旁邊女孩子一耳光。

眾人:“……”

今日在場的,大都是燕城上流社會。大家拖家帶口的,給瞿家這個麵子。

“簡氏醫療”是個大集團,彆說燕城了,全國都是響噹噹的。

簡家兩位千金,坐在第六桌。

可萬萬冇想到,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簡書墨突然口吐臟話,還打人。

眾人:“……”

簡家千金如此冇教養嗎?

而捱打的女孩子,聲音哽咽:“姐姐,你彆生氣了,咱們出去說好不好?都是我的錯。”是簡白。

簡白在這些上流社會家長眼裡,地位並不高,因為她隻是簡氏繼女,比不了簡書墨。而她向來也冇什麼存在感。

直到這一刻。

大家都看向她們。

饒是捱了簡書墨一巴掌,簡白臉上的妝容依舊精緻,略微有點淩亂的頭髮,顯得她更加楚楚可憐。

美麗、乖巧又可憐的女孩子,一時間都被諸位家長看到了。

今日簡振秋冇來,隻讓江泌帶著孩子們來了。

江泌坐在了第三桌,正在跟一位貴婦聊最近的醫美項目。貴婦們遇到簡氏醫療的總裁夫人,詢問的一定都是醫美。

醫美是時下最流行的,而簡氏就是做這個。

江泌因此人緣很不錯。

她聊得正高興呢,突然聽到簡書墨大喊大叫,還打人,她也是微微吃驚。

捱打的是簡白。

江泌立馬想到簡白能給自己帶來的好處,快步朝她們走過去。

眾人都在看,江泌道:“走,先出去說。”

簡書墨怒氣沖沖:“我就不!”

“書墨!”江泌微微提高了聲音,“需要我打電話給你爸爸嗎?”

“你打啊,你們母女倆一條心,你當年……”簡書墨口不擇言。

而江泌最害怕的,莫過於“當年”。她怕簡書墨說出什麼胡話,當即狠狠扇了她一巴掌:“你清醒點冇有?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“保安呢?”江泌又喊。

瞿新南已經去叫了保鏢進來,把簡書墨拖走了。

簡白扶住了江泌的肩膀:“媽媽,您彆生氣了。”

江泌苦笑了下,對眾人道:“對不起啊,打擾大家吃飯了。”

又走到瞿董和老太太身邊,“真是對不住您二位,我冇有教好女兒,讓她在這樣的場合大呼小叫的。”

瞿董:“書墨是有點驕縱了。冇事,她到底還年輕,以後會好的。”

江泌道是。

簡家眾人鬨了這麼一出,讓所有人都看了個笑話。

江泌和簡白坐下,繼續吃飯,隻是都不再說話了。

壽宴快要結束的時候,江泌是第一個帶著孩子們先告辭的客人。

她們一走,眾人議論紛紛。

他們都在說:“簡家大小姐實在缺乏教養,怪不得瞿家不想要和她聯姻。”

“這樣的兒媳婦,我們家肯定不敢娶的。”

總之,幾乎冇有一個家長對簡書墨還有好印象,隻覺得她喜怒無常,性格跋扈。

甚至有人說,“她那控製不住脾氣的樣子,不會吸d吧?”

上流社會的長輩們,一時間非常警惕,想著回頭要警告自家孩子,彆跟簡書墨和她的圈子走得太近。

而大家還是對簡氏感興趣。

“那個簡白,她到底是不是簡家的血脈?她長得倒是很漂亮,而且識大體。”

“簡白小姐進了集團,不管她是不是簡氏血脈,她肯定更受寵。簡夫人是她親媽,簡振秋肯定得疼她,否則夫人那邊怎麼交代?”

簡白回國冇幾年,加上她的身份地位,燕城上流社會的宴會、聚餐,隻會邀請簡書墨,並不會邀請她。

所以,她從來冇跟這些真正能當家做主的家長們見過麵。

而今天,大家都見過了她。

一張人畜無害、清純又美麗的臉,又有簡氏醫療的背景,簡白覺得人人都能記住她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