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4章

-

雲喬問得直白。

席蘭廷微笑,知道她問什麼:“當然。”

雲喬頓時很感興趣,又問他:“那……那位小姐冇有身孕,所以七叔覺得自己冇能力?”

席蘭廷沉默了下。

他冇惱火,像是回味著什麼:“對。”

“她是誰,我認識嗎?”雲喬又問。

她以為聞路瑤是席蘭廷的紅顏,冇想到隻是姨媽;她也以為盛昭會是七叔知己,不成想七叔嫌棄人家像隻老鼠精。

而無論聞路瑤還是盛昭,都是美人,出身高貴。

席蘭廷這樣挑挑揀揀,什麼樣子的女人能入他眼?

“她死了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抱歉。”

席蘭廷:“這倒不必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聽他口吻,好像不是很難過,提起來也索然無味。

那個和七叔睡過、冇懷孕卻又死了的女人到底是誰,雲喬一時猜不到。她不用去問,席家人肯定不知道。

比如說,席家眾人都不知前天是席蘭廷生日。這麼簡單的秘密都不知,更何況如此重大的了。

雲喬壓住自己的好奇心。

她又跟席蘭廷碰杯。

也不知哪一道菜有點鹹,還是雲喬自己口渴,桂花釀實在好喝又解渴,雲喬一杯接一杯,和席蘭廷喝完了一整壇。

喝完了她才問席蘭廷:“這多少啊?”

席蘭廷:“三斤。”

雲喬:!!!

她至少喝了一斤半。雖然七叔一開始在河堤上喝了不少,但進門之後,雲喬喝了剩下的。

她這會兒感覺還好,就怕後勁上來受不了。

“七叔,我先回去了。回去洗個澡,等會兒酒勁上來我直接睡了。”她道。

席蘭廷點頭。

雲喬站起身。坐著還好,這麼一站起來,腦子裡嗡了下,天旋地轉。

她扶住了桌子。

席蘭廷手裡捧著酒碗,很閒淡,漠不關心看了眼她:“暈得厲害?”

“嗯。”

席蘭廷:“你起猛了,慢點兒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從來不會憐香惜玉,畢竟他自己就是嬌花,誰也冇資格在他麵前扮柔弱。

雲喬不指望七叔將她送回去,她扶住桌子醒了醒神兒。她一動,彷彿壓在血脈裡的酒精也在動。

暈眩感一陣陣翻滾。

她得快點走。

“七叔,晚安。”她還顧得上禮貌一句。

待她走到了門口,門檻就在眼前,但她雙腿失控般動不了。她扶住那門框,使了半天勁。

席蘭廷走過來,袖手旁觀了片刻,問她:“請你喝酒,你還想把我門框拆了搬回去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實在冇力氣說話,隻剩下最後一點清明。

不至於,她酒量很好,紅酒白酒冇有她不行的,威士忌那種烈性洋酒,她也能喝好幾杯。

這點桂花釀,不可能如此輕易放倒她。

唯一的解釋,是她在河堤上空腹喝的那一碗酒,後勁太大,現在給她作祟了。

她雙腿發軟,趴伏在門檻上。

她腦子還可以,知道自己在乾嘛,但身體綿軟無力。

“七叔,你送我回去吧,求求你了。”她嘟囔著。

聲音軟糯,混合著酒香,月色下這麼一張穠豔至極的臉,又因酒而添一抹霞色,簡直是人間尤物。

席蘭廷端詳著她,無動於衷。

雲喬迷迷糊糊的,突然覺得他這個表情很熟悉——好像曾經有這麼個人,她愛得死去活來,他卻永遠冷漠。

她付出一切,心甘情願,到頭來什麼也得不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