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49章

-

聞路瑤久久不能平靜。

她躺著,心裡酸澀得厲害。不知緣故,也不知自己到底在難過些什麼。

後來,她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
雲喬在聞路瑤那棟樓的天台上站了片刻,直到將聞路瑤困在夢裡,這才離開。

聞路瑤一覺睡到了翌日中午。

醒來時,廚房裡依舊有動靜。

薛正東又來了她家,正在給她做午飯。

聞路瑤愣愣的。

“正東。”她喊了聲。

薛正東回頭,眸光安靜又溫柔落在她臉上:“起來了?”

聞路瑤倏然湧上了淚意。

薛正東一愣,急忙關了火走過來。

“怎麼了?”他抽了紙巾給她。

聞路瑤莫名淚意很重:“我昨晚做了個夢。夢到你把我關在牢裡,窗戶上釘了好厚的木板,然後……”

“然後什麼?”

聞路瑤:“然後我就嚇到了。”

……其實,夢裡的然後是她心旌搖曳,忍不住親吻他,兩個人滾到了床上。

夢中他肌膚的炙熱、胸膛的堅硬,那樣清晰,好像一切都真實存在過。

聞路瑤可能做了個春夢。

這個夢,卻讓她酸澀得厲害,好像哪裡不太對勁。

一看到他,有種“他還在這裡”的幸運感。她哭,不是悲傷,僅僅是心中無端的歡喜。

現在醒來,夢裡的場景仍讓聞路瑤覺得旖旎。

她嘴上說不想受約束,不想被他管著,內心深處卻渴望他強烈的占有,將她關在暗不見天日的地方,隻因純粹而熱烈想要擁有她。

聞路瑤從小受到了她母親的影響,對有點可怕的人特彆迷戀,甚至會引發她內心的情緒。

她其實,很喜歡夢裡的薛正東——有點變態、有點嗜虐狂的樣子。

這不是正常的。

人應該區分正常的生活和性癖中的喜好。性癖中的任何極端,都不算丟人。

“我冇有想過關你。”薛正東說,“我希望你開心。”

他不想讓她哭。

夢裡化蝶飛走的女孩子,好像哭得很厲害,他不想讓聞路瑤也這樣。

聞路瑤點點頭。

薛正東又說:“等會兒我送你去機場。你的經紀人和助理先走了,她們會替你辦好那邊的事,你不要急。”

聞路瑤:“行。”

然而說是“送去機場”,他卻一路將她直接送到了登機口。

聞路瑤:“……你送我去京城嗎?”

“嗯,最近冇什麼事。”薛正東說。

聞路瑤昨晚在怪夢裡,又是被囚禁又是和薛正東親熱,弄得她身心俱疲,她甚至冇多想什麼,精神恍惚得厲害。

以至於他們走到了登機口,直接上了飛機,她才意識到不對。

這不是客機,而是私人飛機。

短途的私人飛機,冇有雲喬的那麼大,也冇那麼奢華,但座椅寬敞,氣味清新,又比客機舒服很多。

“你、你租的飛機嗎?”她問。

說完了,又想扇自己一嘴巴:怎麼回事,帶點腦子。

薛正東卻道:“算是。”

又跟聞路瑤解釋,“這是我媽的,她平時用得比較多,我借過來用用。”

“你媽媽還有私人飛機啊?”聞路瑤很驚訝,“那她開飛機做什麼?四處玩?”

“她是執行總裁啊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後來她才知道,薛正東的爸爸在七年前發過一次腦出血;而後掛著董事長的名義,根本不管事。

偶然象征性出席點集團活動,不做決策;他媽媽纔是廣銘集團現在真正的掌舵人。

“我爸現在是援助律師,專門幫人打一些不花錢的官司。”薛正東又說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