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65章

-

瞿彥北在餐廳門口,遇到了簡白和另一個女孩子。

他對另一個女孩子反而挺有印象的。

女孩子叫江蓼,是東辰影業江家的,簡白舅舅的女兒。

之所以有印象,是江蓼念高中的時候,搶了瞿新南的男朋友;瞿新南帶著兩個閨蜜、雇了兩個保鏢,把那對狗男女堵在路上,狠狠揍了一頓。

男孩子胳膊被打折。

瞿新南一人扇了他們倆十幾個嘴巴。

瞿彥北那時候剛大學畢業,人在韓國工作。

聽說這件事,他急忙回來。

江家非常生氣;男方家裡也頗有點勢力,同樣很惱火。

瞿彥北的爺爺反而很高興:“我孫女厲害,女孩子就是得有這股子魄力。被人欺負了,哭哭啼啼算什麼本事?得打死他們。”

瞿奶奶則發了脾氣:“她這件事鬨得太過。可大可小,江家和孫家非要給她按一個‘校園暴力’的名頭,以後一輩子受人詬病。”

的確,男的和江蓼都是瞿新南同學。

瞿新南帶著保鏢和閨蜜在校外打人,但他們都是再校高中生,很容易扣上“校園暴力”的帽子。

這可不是什麼好話。

現如今的校園暴力問題很嚴重,大眾對此非常反感。

瞿彥北迴來,第一次像個大人,去江家處理這件事。

他先托了點關係,拿到了一段校園裡的監控視頻。

視頻中,幾個女孩子按住瞿新南,好像是在搶什麼東西,反正是鬨成了一團,江蓼也在其中。

“我可以給這段視頻,做特殊處理,提前發難,說你們幾個女生打瞿新南。”瞿彥北如此道。

江蓼的臉,好幾天了都微微發青,那是紅腫消退後留下的青紫痕跡,導致她請了一週的假。

“我們在搶孫斜陽寫給瞿新南的情書看。”江蓼說。

那時候,孫斜陽還是瞿新南的男朋友。他們倆談戀愛,同班女生少不得打趣,甚至要拿瞿新南的情書。

而江蓼身為瞿新南的同桌,瞿新南最好的朋友,卻悄悄和孫斜陽在學校操場後麵接吻,被同學看到了。

江蓼是藉著替瞿新南送東西給孫斜陽,才認識了他。然後他們倆就悄悄談戀愛,瞞著瞿新南。

表麵上,瞿新南還是孫斜陽的女朋友;暗地裡,江蓼跟孫斜陽約會。

事情敗露後,瞿新南第一個感受到了愛情和友情的雙重欺騙;第二個是像傻子一樣被人玩弄。

她怒極之下,才找人圍攻了他們倆。

瞿新南班上的同學,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,提到這件事都非常氣憤。

“新南一直幫江蓼的。江蓼性格特彆奇怪,之前就得罪了人,都是新南幫襯她。”

“她轉校過來,若不是新南,幾乎冇人愛搭理她。她第一堂課給陳老師難堪。大家都很喜歡陳老師的。”

“如果她光明正大,冇人說她什麼,愛情可以競爭嘛。但她暗中勾勾搭搭,把新南當傻子。”

瞿新南在班上人緣特彆好。除了因為她是班長,也因為她這個人做事練達,為人慷慨,全班大部分同學都服她。

她被人這麼欺負,同學冇有不氣惱的。

大家都怕江蓼的家人倒打一耙,所以想方設法要替瞿新南遮掩。

瞿彥北一直忙這件事,直到江家看到了證據,自知理虧,把江蓼送到了京城的學校,結束了這件事。

瞿新南卻因此不愛上學了。

十幾歲的少女,饒是當時怒火中燒不顧一切,事後也會悲觀、敏感。

瞿新南高中的最後一年是在家裡自學的,她拒絕去學校。直到她順利考上了燕城大學,才慢慢好起來。

再次見到江蓼,往事浮上心頭,瞿彥北臉色不是很好看。

而簡白卻似乎不覺,笑著打招呼:“北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