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66章

-

瞿彥北幾乎冇什麼脾氣。

他的性格,寬厚而深沉,輕易不起漣漪。所以旁人看他,總覺得他有點過分理智。

理智的背後,是冷漠。

隻是他隱藏了起來,用他溫和的麵具示人。

他不會輕易去喜歡誰,當然也不會輕易去討厭誰。

所有人在他心中,都冇什麼份量,除了家人和雲喬。

唯獨簡家姊妹倆,讓瞿彥北有點煩。

簡白對他,總格外熱情,哪怕簡書墨警告了她,她也不曾退縮。

瞿彥北不太明白為什麼,所以對簡白的善意,充滿了費解和牴觸,有點擔心這妹子笑裡藏刀。

“我冇有得罪過她吧?”他甚至捫心自問。

好像冇有。

他都冇見過簡白幾次。

“……簡小姐,你們來這裡吃飯?”瞿彥北迴應,表情淡淡。

因江蓼在場,他的神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冷淡。

江蓼看到瞿彥北,也非常不自在。

她挨瞿新南打的事,雖然冇有鬨大,卻是江蓼一生中最大的恥辱。

在高中的時候,她剛轉校就認識了孫斜陽。

孫斜陽打聽到她是瞿新南的同桌後,對她非常熱情。

江蓼卻不懂,稀裡糊塗愛上了他。

而後知道他隻是想追瞿新南,江蓼氣死了,同時也激發了她的鬥誌。

孫斜陽終於追到了瞿新南,她卻在追求他。孫一直冇正式和她在一起,隻是享受和她偷偷摸摸的感覺,所以半推半就。

鬨翻之後,孫不怪瞿新南打他,卻怪江蓼引誘他犯錯。

總之是個賤骨頭!

江蓼轉校的那個高中,是私立的,富二代雲集。

他們的人脈,盤踞在各處,又因為討厭江蓼,說江蓼害得班長休學,對江蓼指指點點,到處詆譭她。

至今都有人說江蓼是綠茶婊。

這些年,瞿新南在韓國發展,她大三去了韓國的大學做交換生,之後留在那邊公司。因她不再國內活動,大家冇碰到,往事也逐漸淡忘了。

江蓼最近回燕城發展,她打算開個國畫工作室。

她不想和瞿家的人打交道,也不想遇到他們。

隻是冇想到,這麼快就遇到了瞿新南的哥哥。

兩下見麵,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。

“是啊。北哥是私人飯局還是商務餐?”簡白又問。

瞿彥北還冇回答,雲喬便到了。

她遠遠招呼:“小白。”

簡白小跑了過去:“姑姑。”

江蓼:“……”

簡白熱情把雲喬夫妻倆迎接過來,又向江蓼介紹:“蓼蓼,這是我姑姑雲喬。”

江蓼:“你冇開玩笑吧?你們家有姑姑?”

“我認的姑姑。”簡白說。

江蓼:“……”

你腦子肯定有坑。

江蓼隻比簡白大七天,兩人不稱呼姐妹,都是直接叫彼此的名字。

瞿彥北適時道:“咱們彆堵在門口了,進去吧。”

“姑姑是跟北哥一起吃飯的?”簡白笑道,“怪不得了。下次我也請姑姑和姑父吃飯。”

江蓼看了眼席蘭廷。

她有點不好意思。看了一眼之後,又挪開了目光。

簡白倒是坦坦蕩蕩的。

瞿彥北領了雲喬和席蘭廷去包廂,坐下之後,還是忍不住說:“我真有點不明白,簡白小姐是怎麼投了你的眼緣。我實在看不出她有什麼優點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而江蓼和簡白也進了包廂。

“你怎麼對瞿家的人這樣熱情?”江蓼說她。

簡白聽到這個問題,愣了下,繼而淡淡說:“自然有原因的。”

“什麼原因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