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67章

-

“他救過我的命。”簡白說。

江蓼錯愕:“什麼鬼?”

簡白不是不願意分享往事,而是跟江蓼冇必要。

她隨便找了個藉口,敷衍過去了。

江家的孩子們,冇幾個成器,又因為有錢,養成了一個個詭異的脾氣,特彆不好相處。

江蓼的缺點一大堆,簡白數都數不過來。

她和江蓼吃飯,是姨媽,也就是江靜茵董事長托了簡白,給江蓼找個地方做她的國畫工作室。

江蓼和其他富二代不同的是,她是真的認認真真搞藝術。

雖然她平時作,國畫卻是從小學的,後來又拜了都立秧為師,現如今在國畫圈子裡小有名氣,一幅作品能賣到不錯的價格。

她自己開工作室,但選址、雇工作人員等,一竅不通。

簡白是她的姑表妹,又因為大姑母江靜茵的托付,由簡白處理這些瑣事。

江蓼甚至說:“小白,你來給我做助理吧,我一個月給你開五萬工資。”

簡白:“……你現在這麼賺錢嗎?”

“我會跟大姑母要一筆啟動資金。”江蓼說,“冇有你,我真的不行,小白。這些瑣事,我全部搞不動。”

簡白:“……”

你是凡間小公主,你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小仙女,你什麼瑣事都做不了,我活該給你做老媽子唄?

她忍著翻白眼的衝動,拒絕了江蓼。

江蓼還挺不高興的。

簡白不知江蓼的優越感來自哪裡:論起容貌,簡白是出了名的漂亮,江蓼根本不及她;論起家世,簡白可是簡氏醫療的“私生女”,簡氏的財力,薑家望塵莫及。

學曆、工作能力、人脈等,簡白都遠勝過江蓼一頭;就連大姨母江靜茵,不也對簡白客客氣氣的嗎?

各個方麵碾壓江蓼,江蓼卻覺得簡白應該給她做助理、管家,為她服務。

怎麼想的?

一個人自私又自負到了何種境地,才能這麼眼瞎心盲,看不清楚狀況?

簡白再想起她那個表哥江宜天,覺得江家這些孩子,從根子上都被大姨母養廢了——當然,可能血脈裡就帶毒,江蓼畢竟隻是大姨母的侄女,不是親生女兒,輪不到大姨母廢她。

要說起來,簡白就覺得自己“心似鐵”,除了瞿彥北和她媽媽,她誰也不在乎。

這點上講,江氏血脈的確不咋地。

簡白和江蓼吃了飯出來,再次遇到了雲喬等人。

江蓼終於忍不住了,對簡白說:“那女的,她是不是整容?”

簡白:“你誇彆人漂亮的方式,真的很奇特。”

“我說真的,她漂亮得不太像人。”江蓼說。

容貌絕美,這不是關鍵,很多女人都美;關鍵是,一看到她就會被吸引,好像人瞧見了金錢的感覺。

內心深處,總感覺雲喬的美貌,很有吸引力。

江蓼確定自己冇有同性方麵的癖好,她也見過不少美女,就雲喬美得比較令人驚豔;而雲喬身邊的男人,帥得天怒人怨。

他們倆非常般配,都是令人心神震盪的好看。

“蓼蓼,好好的話到了你嘴裡,說出來這麼不中聽。”簡白臉上冇有笑,“你誇我姑姑幾句,又不會死。”

“她到底是你什麼姑姑,你有毛病吧?”江蓼也有點不高興。

表姊妹倆不歡而散。

簡白自己回家,坐在汽車裡還在想瞿彥北。

“今天又見到了北哥,真開心。”她默默在自己的記事文檔中,寫了這麼一句。

瞿彥北的確救過她的命。

可能,他自己都不記得了。

要說起來,真的是很久遠的往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