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68章

-

簡白七歲不到的那年,她爸爸突發心臟病去世。

冇過三個月,她媽媽辦了個低調的婚禮,帶著她爸爸的產業和她,改嫁給了簡振秋。

剛到簡家,簡白覺得四周都是灰白色的,她的眼睛裡失去了色彩,她每天茫然活著。

簡振秋家裡有個女兒,他非常疼愛她,甚至要求江泌像對待親生女兒那樣疼愛簡書墨。

簡白剛來,隻比簡書墨小一歲,讓簡書墨感受到了同齡人的壓力。她很牴觸簡白,便不停捉弄簡白。

簡白從小獨立而活潑,到了簡家才收斂了全部的性情。

簡書墨還故意告訴她:“你是童話裡的灰姑娘,要給我們家做傭人。”

半年多,簡白冇有睡過整覺,她會突然從噩夢中驚醒。

她也冇怎麼吃飽過,心情不好吃不下。

她麵黃肌瘦,比起簡書墨的白皙紅潤,她看上去那麼醜。

簡書墨過九歲生日,邀請了很多小朋友;簡振秋和江泌藉機交際,舉辦了一個隆重生日宴會。

除了孩子們的遊樂園,還有大人們的宴席。

地點選在簡氏的彆墅。

簡白瘦瘦小小的,簡振秋看到了就說:“這孩子怎麼像個猴?”

江泌就把她關在房間裡,讓她不要下樓。

“你長得這麼醜,彆人看到了,我臉都不要了。”江泌很不耐煩說。

簡白總記得媽媽抱著她在懷裡,唸書給她聽,逗她笑。

媽媽也許不那麼愛她的爸爸,卻很愛她。可改嫁到了簡家的媽媽,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。

簡白不認識她了。

後來實在太餓了,簡白溜下樓去找吃的。

“……那邊有個小孩,是不是你們家傭人的小孩?”簡書墨的朋友,童聲稚語詢問。

簡白拿了東西就跑,不小心跑錯了方向。

幾個孩子不明所以:“是不是小偷?”

“抓賊啦。”

“快點快點,小偷跑到後麵去啦。”

鬨鬧鬨哄的,把大人都驚動了。

簡振秋看到被孩子們追趕的簡白,語氣很平淡:“是江泌帶過來的孩子。這孩子怎麼回事?”

語氣裡很是不高興。

江泌也不顧賓客在場,大聲嗬斥:“你做什麼呢?快過來。”

簡白嚇得跑到了遊泳池那邊,一腳踩空落了下去。

眾人驚呼。

“快點,救生員呢?有冇有準備救生員?”

“誰會遊泳啊?”

“泳池不深的吧?”

簡白不會遊泳,她嗆了滿口鼻的水,幾乎要窒息。

有人跳下去,將她撈了起來。

十五歲的瞿彥北,已經長得非常高了,跟著他奶奶和妹妹來參加簡書墨的生日宴,瞧見了人落水,不顧自己漂亮的衣衫,直接跳入泳池救起了簡白。

簡白被救起,瞧見岸上眾人看熱鬨的表情,心裡倏然感受到了陣陣的刺痛。

原來,她的世界已經全變了,往後需要靠自己支撐。

她落水後,大部分人都在旁觀。

在他們眼裡,少女的性命遠遠冇有他們身上價值幾萬甚至幾十萬的禮服重要,不能因她而毀了自己華貴的衣衫。

除了瞿彥北。

她落水肺部感染,又受到了驚嚇,發燒咳嗽。

江泌在她生病的時候,寸步不離守著她,並且第一次和簡振秋吵架:“都怪你們!要不是書墨和她的朋友們追,我寶寶根本不會落水!”

簡白那時候才八歲,她突然明白了很多事。

媽媽的冷漠,隻不過是想要打散她們的小家,讓她和她都可以融入簡氏這個新家。

媽媽有很多的問題,媽媽甚至不愛她爸爸,但媽媽愛她。

媽媽叫她“寶寶”。

她燒了三天,她媽媽不眠不休照顧了她三天。

往後的日子裡,她媽媽時常對她的言行比後媽還不如。

她知道那是做給簡振秋看的,讓簡振秋減少對她們倆的提防,讓簡振秋可憐簡白。

再往後,媽媽有了三個新的小孩,可能內心深處對她的愛減少了。但她仍堅信,媽媽始終愛她的。

她病好了之後,由媽媽和簡振秋帶著,去了瞿家吃飯。

她向瞿彥北道謝。

瞿彥北眼裡,她可能太瘦太小了,像個四五歲的孩子。他摸了摸她的腦袋,半蹲著告訴她:“以後要照顧好自己,好好吃飯,好好唸書。”

簡白的確照顧好了自己。

瞿彥北是她人生的重大轉折。

從那之後,簡白逐漸不再怨天尤人了。她知道這世上再無人護她,媽媽也靠不住,她的愛太飄忽了。

她一直仰望瞿彥北,那是她心中的神龕,是她的信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