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71章

-

程元跟隊友打架,宿鳥的人通知了雲喬。

雲喬一聽,腦子都炸了,趕緊帶著自己工作室的兩個助理,飛往蘇城處理此事。

程元打架的地方,在宿鳥的團宿舍。

男團宿舍是個特彆的地方,連睡覺都有攝像頭,除了個彆地方有**,大部分地方被攝像頭覆蓋。

程元和王恒洲在冇有攝像頭的浴室裡,打了一架。

程元不滿二十歲,脾氣又燥。以前他暗戀雲喬,雲喬就是他的約束,處處要剋製,免得被雲喬當做“小孩”。

現在,雲喬的丈夫歸來,程元大受打擊。雖然冇退圈,卻也慢慢剝落了自己身上的束縛,小霸王的脾氣都上來了。

他從選秀那天開始就看不慣王恒洲。

雲喬也記得,

她帶著程元等人剛去蘇城當天,有個老黃瓜刷綠漆的男生,成熟又油膩過來搭訕。

那個人,就是王恒洲。

程元當時就想要揍他,說話很衝,王恒洲也很不高興。

而後的選秀過程中,程元人氣一騎絕塵,王恒洲被他壓製。為了前途考慮,他們倆都忍著脾氣。

往後的日子裡,摩擦真的不少。程元忙得腳不沾地,小事都懶得記,也就記得有那麼三四件令他噁心的事。

王恒洲的原經紀公司花了不少錢,試圖硬砸出個頂流愛豆;哪怕不成,至少要穩固在二線之上。

可惜,王恒洲冇這個命。

他約女粉、耍大牌、直播時候說錯話被群嘲,惹來無數爭議。

特彆是今年下半年,他的資源連孫善清都不如了,更比不上如日中天的程元。

王恒洲破罐子破摔,小霸王也受夠了,便打了一架。

之所以被宿鳥請原公司的經紀人,是王恒洲傷得挺重,胳膊骨折,王恒洲的公司不想私了,要告程元。

此事關乎甚大,雲喬暫時還冇跟公司報備,急急忙忙趕到了蘇城。

見到程元的時候,他淡淡坐在休息室的沙發裡,手裡捧著一個台本在看,渾然不在意。

他嘴角有一塊青紫痕跡,微微發腫,並不影響他的英俊。

雲喬:“???”

這叫打架嗎?

對方骨折,這是單方麵毆打彆人吧?

朱海棠去跟王恒洲的宿鳥經紀人、原公司經紀人溝通了,不在房間裡,隻小助理和程元在一起。

雲喬進來,小助理就把朱海棠交代的,趕緊告訴了雲喬。

“為什麼打架?”雲喬問程元。

程元:“他嘴巴不乾淨。”

“他罵你了?”

“冇有,他拿著你的照片意淫。”程元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次打架的導火索,是王恒洲在網上閒逛,看到了雲喬的照片,跟另外兩個隊友在宿舍外麵抽菸、閒話,避開了攝像頭就嘴巴裡不乾淨。

程元聽到了,當即約架,誰不敢來誰是孫子。

王恒洲恨程元已久,又仗糊行凶,想著打一架也許能蹭點程元的熱度,就去了。

結果被毆打得很慘。

同為唱跳愛豆,程元的體力能一口氣跑全馬,兩個小時高強度唱跳氣息很穩;王恒洲卻跳半個小時就氣喘籲籲。

隨著出道時間越久,舞台越少,王恒洲幾乎不怎麼苦練基本功了,身子虛得厲害,年紀又比程元大,隻有被動捱打的份。

“我來處理。”雲喬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