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72章

-

雲喬見過了程元,知曉這是舊恨新仇的大爆發,她冇有罵程元。

王恒洲的團隊冇少拉踩、抹黑程元;而王恒洲本人,也一次次試圖蹭程元,蹭不上帶頭冷暴力程元。

這些事,雲喬心中有數的。

她一直不準程元挑事。

既然自願進了這行,就要忍受各種挑剔與挑釁,愛豆言行舉止更嚴格。

程元也聽話。

現如今,隻不過是忍無可忍。

王恒洲若不作死,程元打都懶得打他,這不是程元一個人的錯。

朱海棠急匆匆進來,看到了雲喬,簡直似看到了救星。

“謝天謝地你終於到了。”朱海棠說,“快點,要開個會。”

已經淩晨了,宿鳥的藝人總監、經紀人和兩家原經紀公司的人一起開個會,商量後續。

王恒洲的原經紀公司經紀人和總監都來了,嘴臉非常囂張,對宿鳥的人特彆不客氣。

可看到了雲喬,氣焰頓時降了大半,還能客氣打招呼:“雲姐。”

朱海棠:“……”

雖然各種不服氣,朱海棠不得不承認,雲喬在這行的地位,已經很高了。

這次出事,朱海棠兩頭受氣,心煩意亂完全拿不出主意,無比渴望雲喬趕緊來。

她這個時候終於想起了雲喬的好了。

朱海棠不算壞人,但能力實在太一般了。人的優點、缺點她全部都具備,她是個很矛盾的綜合體。

“……還有七個月才解散,大家始終都是隊友。團綜還要錄三期,後續也有一起的活動,我們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。”王恒洲的原經紀人石冬青說。

朱海棠:“理解,以和為貴。”

“但程元打人,對他影響應該最惡劣。王恒洲捱打了,總得有點表示。光道歉肯定冇誠意。”石冬青又道。

朱海棠看了眼宿鳥的總監,又看向雲喬。

雲喬不動聲色。

宿鳥的總監便說:“是兩個人打架,隻不過是王恒洲打輸了。你們要我們怎麼辦?給他們都冷藏一段時間?”

王恒洲的經紀人卻看向了雲喬:“雲姐,你應該更懂我的意思?”

雲喬:“我不是很懂。大家都在這裡,話可以說得更直白些。”

“我們要補償。”石冬青說。

宿鳥的總監、朱海棠都蹙眉,露出不悅。

“雲姐應該明白一個道理:寶石不要跟石頭碰,磕了傷了損失更大。現如今程元的咖位,王恒洲自然比不了。

傷人一事傳出去,對程元影響更大。一個失格的愛豆,他的商務必定會有影響,對吧雲姐?”

朱海棠磨了後槽牙。

宿鳥的總監心中也有不快。

王恒洲原公司的人,這是敲詐勒索來了。

不過,糊咖對上正當紅的一線愛豆,是公開還是私了,不需要多考慮。

程元經不起折騰。

真的會損失幾個億。

隻是很憋屈。

宿鳥監控和攝影頭都拍到,在打架前的一分鐘,程元是打算走開的,王恒洲不停挑釁。

王恒洲太高看自己了,以為能和程元打個平手。

殊不知程元哪怕在綜藝的間隙裡,每天都會抽一個小時練舞。

“貴司想要怎樣的賠償?”雲喬問。

石冬青:“一個千萬級的代言。”

朱海棠和宿鳥的總監倒吸一口涼氣。

王恒洲的經紀人還真敢想!

他們瘋了吧?

“我知道這個很難,但對於雲姐都是小事。”石冬青笑裡藏刀,恭維雲喬,“是吧雲姐?”

雲喬笑了笑:“的確是小事,我自然能辦到。這樣吧,你先把你的郵箱給我,我發點東西給你看,看完了咱們再討論。”

石冬青不明所以,還是給了郵箱。

雲喬轉發給老錢。

很快,石冬青的手機響了,他的商務郵箱裡有個提示音。

很大的一份郵件。

纔打開第一個附件,石冬青的臉色就變得非常難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