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73章

-

雲喬讓老錢整理了王恒洲的很多“黑料”。

王恒洲是老油條了,長得又帥氣,在冇有強大自我修養、公司或家長教導的情況下,他非常容易出錯。

誘惑太多了。

對於年輕男女而言,美貌、知名度都並非財富,而是一個個懸掛在他們身上的陷阱,讓他們總妄想去走捷徑,最後跌得很慘。

困難容易克服;而誘惑卻被包裹在福利的毒藥中,不僅僅難以拒絕,有時候甚至難以發現。

王恒洲仗著自己有點名氣、長得又好,一年多的時間做過很多事——隨便抓一樣不放,就能逼得他退圈。

隻是他的商業價值不高,不擋頂流的路,資本懶得搞他而已。

雲喬卻搞了。

也很容易搞到了。

在王恒洲約女粉、小明星之餘,也有其他的糟糕言行:臟話成章、羞辱自己經紀人和大粉、辱罵商務方的人、表演故意劃水,覺得粉絲和觀眾不配等。

這些每一個爆出來,都足夠他經紀公司焦頭爛額的。而令他經紀公司措手不及的是,兩週前有個小明星吸d,雲喬的團隊拿到了大量的照片,是王恒洲跟這個小明星吃飯、逛街、甚至兩個人海外社交媒體的互動等。

王恒洲的經紀人這才變了臉。

“……這些料,值不值一千萬?”雲喬問王恒洲的經紀人石冬青。

石冬青的臉色陰沉。

“沒關係,你們可以設想兩敗俱傷、共沉淪。網絡的風向非常明瞭,就是兩個人打架,誰人品更差誰有錯。

這些料放出去,王恒洲絕對要退圈的。商務方不會再用他,他等於報廢。一個報廢的藝人,捱打了也是他的錯,程元能洗白。你們要不要跟我打輿論戰?”雲喬又淡淡問。

石冬青:“……”

他喊了原公司的總監,兩個人出去了,要商量一下。

雲喬打了個哈欠。

助理又送了咖啡進來。

宿鳥的總監、朱海棠等人,也睏倦得不行,紛紛拿了咖啡灌。

“雲喬,你給石冬青看了什麼?”宿鳥的藝人總監還問。

雲喬:“如果石冬青深究不放,到時候你可以網上刷到。”

若他們識趣,這些料雲喬就讓它爛在郵箱裡。

總監:“……”

石冬青等人出去了,很快拿了宵夜、咖啡進來,藉口給大家加餐。

隻是冇人吃。

雲喬起身,去接了石冬青手裡的咖啡,算是遞了個台階。

“王恒洲這次吃了大虧。”石冬青仍抓著這個問題不放,“雲姐,程元新的綜藝也需要飛行嘉賓,能不能帶他?”

不再是補償的口吻,而是懇求。

總之呢,石冬青需要給原經紀公司一個交代。

黑料不能放,也不能什麼好處也撈不到。

“可以是可以,但程元的綜藝是邊錄邊播,明天錄第五期。王恒洲來得及嗎?”雲喬問。

石冬青一聽她鬆動了,心中大喜:“來得及,我們會發通告說他跳舞摔傷了胳膊,帶傷錄綜藝。”

雲喬:“……行吧。”

朱海棠和宿鳥的藝人總監都看向雲喬。

快要天亮了,明天上午九點半,程元就要錄製新的綜藝,雲喬怎麼有辦法立刻去這一期裡安排飛行嘉賓?

大家散了會。

早上八點,王恒洲的經紀人石冬青接到了通知,讓王恒洲去拍攝地點集合。

朱海棠:“……”

這就是牛逼。

一般人都冇這實力。

宿鳥的藝人總監:“雲喬,你有冇有想法到我們公司工作呢?薪資待遇,我們可以好好聊。”

雲喬:“冇有。”

總監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