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74章

-

宿鳥的藝人總監冇有開玩笑。

雲喬的能力,都是白花花的金錢,誰不想把這樣的人拉到自家公司?

每個總監都覺得自家公司是最好的,雲喬在光源娛樂太屈才了。

而雲喬想也不想回絕了。

朱海棠心中很不是滋味。

她需要雲喬處理程元危機的時候,看到雲喬就歡喜;當危機解除,宿鳥的藝人總監很明顯拉攏雲喬的時候,她又不太舒服,心中無法自控般嫉妒。

不管怎麼說,這次的事情算是過去了。

王恒洲聽到這麼個結果,非常憤怒。

“……你們是乞丐嗎?”他是石冬青和宿鳥的經紀人。

兩個經紀人心中都不快。

宿鳥的經紀人是個女的,性格軟和些;石冬青當即懟他:“若不是你的黑料一大堆,我們何必去做乞丐?”又說王恒洲,“你和程元互毆,被人打成這樣,難道都是程元的錯?”

王恒洲氣死。

這個時候,心中怨氣極大,覺得石冬青不可靠了。

饒是“乞討”來的機會,王恒洲也要去參加,程元的這個綜藝有兩個電視劇咖。跟他們搞好關係,對王恒洲進一步發展有幫助。

與此同時,王恒洲恨極了程元,他決定要暗暗給程元使絆子。

他已經在內心勾畫了一係列的陰謀。

“我在節目裡隨便埋下幾個鉤子,就夠程元喝一壺的。”

程元這一期的節目,在蘇城城西的老街裡拍,尋找線索、解出謎題。

這檔節目很火,除了製作精良、嘉賓們有梗有咖位,還因為真實。

比如說去老街拍攝,拍攝之前絕對保密,但在拍攝過程中,如何應對遊客、店家對明星們的好奇心,也是他們要做的功課。

程元非常簡單粗暴——他在前麵一期去高檔商場找線索的時候,直接帶個頭盔、借一套外賣小哥的衣裳,差點被保安趕出去。

後來節目組的導演和攝像都去溝通,又暗中威脅他們,如果不讓“外賣小哥”進去,就要曝光他們商場。

好說歹說,還是不行。這種高檔商場雖然也接生意,卻不給外賣小哥直接進入。

程元最終從車庫乘坐電梯,才能上樓。

因他全套外賣小哥打扮,冇人自己去看他頭盔下麵的麵,他很順利帶著攝影組完成了工作。

這次在老街,程元就跟同組嘉賓商量:“我們換上漢服,然後臉上塗抹很厚重的顏色,假裝是老街的表演工作者。”

跟組導演:“程元你彆老來這些歪招。”

同組嘉賓:“老街都是遊客,冇人會特意留下來觀看我們。程元你戴個墨鏡好了。”

後來幾個人在老街路口會合。

王恒洲胳膊上打著石膏。

節目組的介紹,是他前幾日練舞彩排時候摔了,但為了通告單不得不來,打造他非常敬業的人設。

開機後,王恒洲突然對程元說:“我帶了外套,你要不要換一件?”

程元不明所以。

當著攝影師,他還是非常有涵養。

他在圈內已經一年半了,摸透了很多東西。能留下來,也意味著這行有他自己喜歡和尊重的。

他尊重節目組,冇有陰陽怪氣,而是問王恒洲:“我衣服怎麼了?”

王恒洲似乎微微吃驚,然後連連笑道:“抱歉抱歉,我還以為是彆人給你的。”

然後就不再說什麼。

程元覺得莫名其妙。

他們倆這個對話,非常簡短,節目組和程元都冇怎麼上心。

這期節目一週後播出。

原本很平靜的,突然冒出幾個熱搜:#程元假貨#、#貴公子王恒洲#等詞條,捱得很近。

王恒洲的詞條內容,幾乎不帶程元,是他和其他藝人的;而程元的詞條裡麵,卻是有博主專門扒拉程元的那件外套。

時尚博主一口咬定:“程元這件路易外套是假貨。”

他從各個方麵證明這一點。

最重要的證據,就是王恒洲那句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