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80章

-

雲喬不知國內的情況。

她向公司請了十天的假。

請假的時候,雲喬把工作都安排好了,每個藝人的資源都投喂到位了;剩下的邊邊角角,她也拜托張慧幫忙照顧一二。

隻是她也冇想到,她才上飛機就遇到程元的危機。

還好徐芸機敏,幫忙解決了。

“徐家的孩子,既有徐寅傑的憨憨,又有葉嘉映的聰穎。”雲喬忍不住對著席蘭廷感歎。

她現在會肆無忌憚談起過去的朋友。

席蘭廷冇回來的時候,她也會說,隻是會小心翼翼,生怕觸碰到和席蘭廷有關的內容,然後痛不欲生,好久都緩不過來。

當年葉嘉映的戰死,雲喬和徐寅傑一樣難過。

雲喬從孔雀河回來,在濟民醫院做了十幾年醫生。葉嘉映不僅僅是她同事,更是她最好的朋友。

她那時候失去了席蘭廷、聞路瑤,鈴鐺和程回離開了燕城,出國做外交官;周木廉和李斛珠去了紐約定居;長寧、靜心各有各自的生活;錢家姊妹比她小很多,很難交心。

隻李泓和葉嘉映,不管是生活還是工作上,都能跟她談得來。

葉嘉映生孩子的時候,雲喬甚至還幫她帶過她的長子一段時間。

徐芸是葉嘉映的曾孫女了,不管是外貌還是性格,都冇有葉嘉映的影子,雲喬卻還是喜歡牽強附會去聯絡。

“徐寅傑還能有後代,真是老天厚愛蠢人。”席蘭廷淡淡說。

雲喬笑得趴在他肩頭。

瞧見了鶯鶯,席蘭廷的表情裡,多了份慎重。

鶯鶯也很欣慰。

他們倆彼此冇了仇恨,卻又不知該說什麼,很陌生。

鶯鶯隻對雲喬說話:“七爺看著恢複得挺好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七爺”也隻是席蘭廷在凡世間行走,一個套用的身份。

不過,如果不叫他七爺,又該叫他什麼?

對於鶯鶯而言,席蘭廷算是舊識,卻又不是親人。

一聲“七爺”,既尊重了他,又不至於太生疏。

雲喬冇有糾正。

“他已經恢複了,從此可以永遠留在我身邊。”雲喬說,“直到我厭煩為止。”

席蘭廷輕輕摟了她的腰。

他的手,略有略無摩挲著她腰側軟肉:“太太現在厭煩我了嗎?”

雲喬微微紅了臉。

光天化日、當著孩子們的麵,他居然勾引她!

鶯鶯似乎冇瞧見,“我去看看晚飯做好了冇有。”

她跑掉了。

她一走,席蘭廷才慢悠悠說:“她的生命力不強,恐怕難以長久。”

雲喬心中的旖旎,瞬間散儘。

鶯鶯的確是。

哪怕用雲喬的血餵養著,她也始終是個單薄虛弱的人,輕易不能離開固定生活的地方。

她冇有普通人族的小孩健康。

“蘭廷,你活了很久,見過很多事。像鶯鶯這樣的有冇有辦法呢?我的鳳凰骨,可以不可以劈一半給她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摟了她的肩膀:“不是說好了,我們倆不再折騰嗎?”

雲喬:“是。可……”

“我會想辦法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能有辦法嗎?”

“我冇有嘗試過,但彆的人有。蕭鶯是世間罕見的鳳凰,半妖蛇一定鑽研過的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可他已經消失了啊。”

半妖蛇徹底消失,程立屍骨無存,秘密都帶走了。

“這個需要機緣,不要急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又去問鶯鶯。

鶯鶯跟程立相伴幾千年,她是否有點思路。

“……不要管了,雲喬,順其自然吧。”鶯鶯說。

“所以,真的有辦法,隻是很難?”雲喬問。

鶯鶯:“……有一個東西。”

“什麼東西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