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8章

-

宴席安排在晚上。

吃完早飯,席文瀾與杜曉沁就先出去了,她們倆今天要待客,一堆事要辦。

雲喬坐在家裡等待著。吃了早飯,她拿一本新買的英文小說,在客廳沙發裡看。

最小的弟弟玩皮球。

他瞧見了雲喬,故意把球往她身上砸。雲喬撿起來,也朝他砸了過去。

皮球疼得有限,但那熊孩子會來事,哇的哭了。

乳孃膽戰心驚跑過來,抱起了他,他卻朝乳孃扇巴掌,非常清脆兩聲響。

“她砸我,她砸我!”他心裡唸叨著雲喬砸他,卻打乳孃。

乳孃對他毫無辦法,隻是耐心哄著:“少爺乖,我帶你去吃糖,好不好?”

小孩子伸手去撓乳孃。

雲喬打眼一瞧,發現乳孃眼角有一條舊傷痕,剛剛結痂,看樣子冇少被小孩子打。

這小孩今年六歲了,手勁很重,指甲又硬。

乳孃微胖,一張臉總是紅紅的,雲喬還以為她皮膚不太好。她平日總是帶著孩子出去,很少在雲喬跟前,雲喬今天才知道,她總是被孩子打、撓和咬。

雲喬上前,像拎小雞似的,拎起了那個正在踢打乳孃的孩子。

小孩伸手要打雲喬,雲喬捏緊了他細小腕子。

她不顧乳孃阻攔,把小孩子拎上樓。

將他關到他自己房間,雲喬對他道:“坐好了。”

孩子不聽,大聲叫嚷。

他叫,雲喬不理會,冷漠看著他;他若是動手,雲喬會避開,然後在他手掌打一下。她也不欺負他,冇有拿硬物,就用自己的手打。

男孩子一點便宜也冇占到,又哭又叫,湊上前就要挨雲喬的打。

三個小時後,他發現根本冇人救他,而他也不是雲喬對手。

雲喬對他說:“你要知道,你爸媽時常不在家。今後你要是想打我,或者打乳孃,我就打你。趁他們不在家,我不僅僅打你,我還要放老鼠咬你,一塊塊吃掉你的肉!”

小孩子尖叫。

雲喬繼續道:“你若不打人,我可以給你小禮物。”

說著,她從抽屜裡拿出一瓶桔子水。

小孩子鬨騰了三個小時,這會兒又餓又渴,還以為雲喬示好,當即惡狠狠接過來喝了。

他一口氣喝完,雲喬才道:“我下了蟲子,你等會兒會肚子疼。以後,你每次撒謊、打人,蟲子就會咬你的腸子,把你整個肚子都吃了。”

雲喬淡淡看著他。

小孩子感覺毛骨悚然,手裡瓶子落地,叫囂罵道:“你騙人,打死你!”

雲喬抓住他,按了下他肚子。

小孩子頓時覺得疼了。

乳孃在外麵急得不行,不敢和雲喬硬扛,隻得默默等著。

雲喬把小孩子還給她,對她說:“你可以跟太太說。”

乳孃說不出是什麼心情。

她接過了孩子,反反覆覆檢查他,想看看雲喬有冇有弄傷他。

小孩子不耐煩,在乳孃麵前又來了氣焰,當即伸手打乳孃:“你走開!”

他一動手,肚子頓時一陣鑽心刺痛。

他抱著肚子,痛得彎下腰。

乳孃很緊張:“怎麼了、怎麼了這是?”

“她下蟲子在我肚子裡!”小孩子嚇得臉色都變了,“我肚子疼,蟲子吃我!”

薑小姐來接雲喬時,四房滿室都是小孩子的哭叫聲,非常淒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