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86章

-

吃了飯,瞿家兄妹送雲喬。

準確說,是一起回家。

瞿新南最近住在瞿彥北家。

她在距離尚景灣十分鐘車程的地方買了自己的公寓,正在做簡單的裝修。

三個人閒話。

瞿彥北的妹妹回國,燕城不少門第主動登門,想要結親。

包括孫家。

“……孫斜陽是我妹的高中男朋友。他出軌,我妹帶人打折了他的胳膊。”瞿彥北告訴雲喬。

雲喬便看了眼瞿新南:“這麼厲害?”

瞿新南不好意思笑了笑:“害,年少氣盛,天不怕地不怕的。現在再遇到這種事,我估計會權衡利弊。”

雲喬笑了起來,覺得瞿新南非常有意思。

有點像當年的李斛珠,聰明、乾練同時又果斷。

雲喬的朋友們大部分戀愛腦,李斛珠是唯一的人間清醒。

“……我奶奶成天擔心,生怕我被孫家冠個‘校園暴力太妹’的帽子。”瞿新南說。

“孫家現在還願意和你結親,他們是受虐有癮嗎?”雲喬問。

瞿新南:“孫斜陽那貨,後來談了無數個女朋友,還有臉說他依舊深愛我。他想要娶我,他家裡又看重我家的財力,就癡心妄想了唄。”

雲喬忍俊不禁。

回了小區,雲喬在門口的地方,瞧見一人立在路燈下。

她急忙讓停車。

“我先生在等我,再見了瞿總、新南。”雲喬下了車。

她似一隻歡快的小鹿,奔跑向了她丈夫。

瞿新南在身後的汽車裡看著,歎了口氣:“哥,你真的輸了。”

席蘭廷的英俊,自然不必說;而雲喬的快樂,也是難得一見的。

雲喬在外有點拽,她從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。饒是瞿彥北有時候覺得她沙雕,她舉止卻從不輕浮。

冷漠、寡淡。

但在席蘭廷麵前的她,動作輕盈得像要起飛。

她小跑到了席蘭廷跟前。

席蘭廷摸了下她頭髮,輕輕在她眉心落吻。

雲喬和他手牽著手,走旁邊小門進了小區。

瞿彥北的司機這才發動汽車。

“哥,你趁早放棄吧。”瞿新南說,“插足彆人的婚姻,這是不道德的。”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這哪跟哪?

“我冇想過插足,我也冇想過打擾彆人的生活。”瞿彥北說,“至於放下,那是順其自然的事。”

瞿新南就說:“你可以結婚嘛。簡家的簡白小姐人就不錯。”

瞿彥北錯愕:“她?”

“她長得很漂亮啊,而且她看你的時候,眼睛裡有光。”瞿新南道,“哥,你記得不記得你小時候救過她?”

瞿彥北一愣:“什麼?”

“她落水了嘛,你第一個跳下去救了她起來,還給她做人工呼吸。”瞿新南說。

瞿彥北:“彆胡說,我一點印象也冇有!”

“真的,不信你回家去問奶奶。後來她還送了我一個陶瓷娃娃做禮物,是她自己做的。那個陶瓷娃娃可漂亮了,可惜被孫斜陽給跌破了。”瞿新南說。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經過瞿新南這麼一說,瞿彥北隱約想起了這件事。

不過他記憶中,自己當時是救了一個特彆小的孩子,比他妹妹小很多,並非妹妹同齡人。

“好久之前的事了。”瞿彥北揉了揉眉心,“你這麼一說,我倒是明白,她為什麼每次看到我都挺熱情。”

瞿新南失笑:“難道你之前一直很迷惑嗎?”

“不知她有什麼企圖,她看上去心機很重。”瞿彥北說。

瞿新南:“不會啊,我感覺她聰明呢。我不喜歡蠢蠢的女孩子。”

瞿彥北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