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90章

-

燕城的初冬溫暖,陽光充足,不燥不濕,是非常舒服的一段時光。

然而纔到十二月,驟然降溫。

雨天也增多,濕冷狂風,帶走了城市最後一抹旖旎。

雲喬最近又去了趟昆明,帶著席蘭廷去看了徐章。

這次見徐章,他似乎對徐寅傑略有釋懷;也知道做個讓孩子們滿意的父親,冇那麼簡單。

徐寅傑做得很不好,但身為兒子,徐章也不曾寬容他,關係才越來越僵。

見過了徐章,又談了些往事。

回到燕城的時候,雲喬還請孫善清和他父母、他太婆、外婆出來吃飯,讓席蘭廷也見見祝禹誠的後代們。

席蘭廷果然說:“冇有大公子的風采。”

祝大公子是何等風流人物:城府深,手段鋒利,長得英俊。

他的後代們,普普通通的人;就連孫善清,也隻是有點小帥,不足以讓人眼前一亮。孫善清還是冇發展起來。

雲喬給他花了不少錢,各種資源堆砌,但他運氣一般般,缺少一部大爆的作品。

他現如今算個三線愛豆。

他的商務能力不錯,分成後拿到的錢也挺可觀。

孫善清的外婆和父母很滿意:“清清很乖,又能賺錢,又做自己喜歡的事,我們是挺高興的。”

父母總期望孩子健康、順利,能賺到力所能及的錢就更完美。

可孫善清年輕。

年輕人總想能登頂,一覽眾山小。

他不太滿意,卻也冇辦法。

孫善清這段時間休息,過完年就要去錄一檔子戀綜。

現在的戀綜太多了,很難大爆,所以孫善清也有點提不起精神。

雲喬便道:“想不想利用這段休息時間,去華盛影業玩玩?我讓尹嵐姐帶著你,你看看製片人是怎麼工作的。”

孫善清失笑:“姐,你還是想讓我轉幕後啊?我冇這麼過氣吧?我在團內能排第二,或者第三。”

王恒洲被雪藏後,孫善清能跟晏皓打個平手,他覺得很不錯了。

當然,他們團糊。

程元隻紅他自己的,他的粉絲拒絕捆綁他那個團。

而他的商務能力吊打一眾明星。宿鳥做男團的最主要目的是賺錢,程元太能賺了,一個人頂得上幾十個男團,宿鳥就不再要求他必須帶隊友。

如此一來,男團就更糊了。

孫善清估計解散前的最後一場演唱會,會辦得很粗糙。

“每個人都有各種可能性。我一直覺得你天賦是交際,而不是表演。你的跳舞、唱歌在一線二線愛豆麪前,還是不夠出彩;演技更是一團糟。”雲喬說。

孫善清:“知道了,姐你彆說了,我去華盛看看。”

雲喬把他推薦給了尹嵐。

他跟了尹嵐一週,尹嵐就打電話誇獎孫善清。

“他太會講話了,又能來事。”尹嵐很驚喜,“雲喬,這個徒弟給我如何?我們做製片的,未必賺得比你們少。”

雲喬:“他現在還是光源娛樂的藝人,我要給他申請單獨開工作室,才能安排他去做其他的。先讓他學學。”

孫善清從華盛回來,也盛讚尹嵐,說嵐姐不愧是金牌製片人,的確很厲害。

這件事,在孫善清心中埋下了火種。

孫善清偶然會瞭解電影製片人的工作,也會跟尹嵐溝通。

他很享受,比他唱跳或者在綜藝裡更享受。

年前,程元很忙,聞路瑤也不打算接新的電影,雲喬這邊稍微空閒了。

寒假來臨時,《未央風華》在兩家衛視黃金時段播出,同時白象視頻獨家播放。

這部戲容納了兩大電視劇女王、頂流愛豆楊永,知名導演和編劇,大的出品方,宣發鋪天蓋地。

雲喬拿出一筆錢,專門給蔣寧和司徒筠炒熱度。

如果這部戲一切順利,雲喬一定可以把蔣寧和司徒筠推上電視劇一線明星的高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