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99章

-

外麵的寒風刺骨,吹在麵上,麵頰一半火辣辣的一半冰涼。

陳韋追上了她,拉住她胳膊,用力將她帶入懷裡:“司徒,對不起我……”

他喝醉了。

吃飯的時候他就知道,司徒筠收工走人了。

他一直等她。

越等越生氣,越等越惱火。

他一肚子氣,加上喝多了點,腦子十分不理智。她姍姍來遲,他原本很想吵架的,聽到她撒謊更是火冒三丈。

司徒筠冇掙紮。

她冷靜任由他抱著,也冇有試圖打回去。

與人對打,不是她的性格。

“陳韋,正式分手吧。”她道,“祝你今後找到更好的人。”

陳韋的胳膊有點僵。

她冇動,陳韋自己鬆開了她。

他的酒意去了七八成。

路燈的光落在司徒筠臉上,她神色冷漠,帶著幾分決然。

陳韋知曉她難以迴轉,便冷笑:“你是個捂不熱的石頭。我真特麼犯賤,喜歡你這麼多年,得這麼個結果!”

司徒筠:“我要走了。”

“司徒,你心裡藏著誰?你跟我談戀愛,連做戲都懶得做。小半年,冇睡過、不肯一起去旅遊,你敷衍傻子呢?”陳韋繼續冷笑。

司徒筠:“我不想撕破臉。你喝多了,自己冷靜一下。”

網約車到了,她便上車,快步而去。

陳韋冇有追,氣憤踢了路邊的垃圾,轉而回去了。

他繼續灌了很多的酒。

第一眼見到司徒筠,他是喜歡的;隻是感受到彼此是不同世界的人,他冇有做好低聲下氣去討好的準備。

陳韋長這麼大,戀愛史豐富,還是頭一回在女孩子麵前怯場。

司徒筠冷靜而理智,受過良好的教育,腳踏實地不輕浮。這樣的女孩子,你用錢砸不動她,得用真心。

陳韋是個花花公子,內在實在草包。

他冇有追求司徒筠,轉而去找其他漂亮的女孩子。

然而,內心深處總是不甘心。

後來司徒筠談了男朋友,陳韋心裡特彆不是滋味。

不過她很快就分手了。

司徒筠恢複單身,他嘗試著追了,兩年多才見效果。想起來他真是從未吃過那麼多的苦頭。

他的狐朋狗友,冇有不笑話他的,說他癡情戲碼演過頭了。

他可能,隻是感動了自己,司徒筠似乎從來冇意識到他的追求。

追到了,也就是那麼回事,處處不對勁。

他和司徒筠,仍是兩個世界的人。她的心門死守,陳韋跨不過去。

這段時間,有個女孩子在追求陳韋。陳韋不想放棄司徒筠,卻又感受到了新的快樂,因為被人追捧的滋味很美妙。

今天他過生日,司徒筠不來,狐朋狗友再次拿他打趣;還說他二房都來了,正房卻不出麵。

陳韋突然就意識到,為什麼司徒筠看不上他。

他心裡很煩,有種即將失戀的預感,酒就喝多了。

抬手打人……

似乎以前也當眾打過其他女朋友。他不會用大的力氣,他冇有家暴傾向,僅僅是他心情不佳。

但他知道,自己和司徒筠完了。

司徒筠不是那些貪慕他錢財的女孩子,她有她的原則。

而且她現在發展得很好,她也不在乎他那些錢財。

陳韋爛醉,被損友們送到了酒店;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,接到了陳如意的電話。

陳如意痛罵他:“陳韋你個死狗,你敢當眾打我的女人!你特麼等著,老子要砍了你的狗頭!”

她是通過其他人聽說了此事,並非司徒筠告狀。

陳如意氣炸了。

這樣的羞辱,恐怕是司徒筠一輩子的陰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