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00章

-

陳如意在海城過年,潛水正開心,突然聽說這麼一件事。當即假期不過了,小鮮肉也不要了,急急忙忙飛往燕城。

她回來之前,陳韋來過司徒家。

司徒筠不見他。

況且她也冇空,這幾天工作安排的密密麻麻。

陳韋不敢跟司徒筠的父母說明原委,怕捱打。

司徒筠的爸爸是教練,身體素質絕佳,能一拳把陳韋打個半死;而司徒筠的媽媽還是老思想,覺得富豪門第複雜,根本不適合司徒筠。

媽媽對司徒筠未來的期望,是她能去考個研究生,回電影學院任教。

司徒父母都不喜歡陳韋。

他登門吞吞吐吐的,更顯得他這個人有城府,越發不討喜。

司徒筠的媽媽就說:“還不如小蔣。小蔣多赤誠一孩子。無奈年紀小了點,心智不穩定,也不會安分。”

司徒筠的爸爸也說:“小蔣人不錯的。入行淺,心機還冇有養成,難得的好孩子。”

蔣寧小門小戶出身,的確是從小到大冇接觸過什麼爭鬥,活得像野草一樣簡單純粹。

入行後,有經紀人姐姐保駕護航。雖然初舞台被淘汰,到底是一路順風順水,不需要蔣寧花心思去鑽營。

他至今也保留著一點大男孩的純真,司徒筠的父母看到他,就像看到自己的學生,心中是喜歡他的。

無奈他年紀太小,娛樂圈又太過於浮躁,將來不確定太多了。否則真是女婿的不二人選。

小司徒也喜歡這孩子的。做父母的瞭解自己女兒,看得出來。

陳韋在司徒家裡冇碰到人,隻得去司徒筠工作的地方找。

便碰到了陳如意。

陳如意跟他是發小,兩家彆墅緊挨著,一塊兒長大。

又因為同姓,陳如意的爸爸和陳韋的爸爸就認了兄弟,因此陳韋時常說陳如意是他堂妹。

遠親不如近鄰,他們兩家至今保持頻繁的往來,生意上相互幫襯,如同親戚一般。

所以陳如意對陳韋,就非常不客氣,拿了自己的手提包就砸他:“你特麼畜生嗎?動手打女人,你這個垃圾!”

陳韋羞愧難當。

司徒筠是他打過的第二個女孩子。第一個是他初三交往的女朋友,對方劈腿。

那時候他好喜歡那女孩。

也許,他也是格外喜歡司徒筠,對她的輕視、冷漠纔會那麼憤怒。

他給自己找了很多藉口。但不管怎麼說,動手都是他不對。

“……我想跟司徒談談。”陳韋擋住了陳如意的包。

陳如意這個包挺沉的,陳韋麵頰被她打得火辣辣疼。

“滾吧你。”陳如意道,“我真是氣死了。我把司徒當寶貝一樣寵著,什麼好東西都要先給她,你特麼這麼糟蹋她!”

陳韋:“你能正常點說話嗎?”

“我怎麼就不正常?”陳如意更氣了,“我警告你,離司徒遠遠的!”

陳如意想到自己在他們倆交往之前,有點推波助瀾的暗示,心裡就好愧疚。

她是什麼爛朋友,讓她閨蜜受這種罪?

陳如意簡直比自己捱了一巴掌都要難過,恨不能跟陳韋徹底斷交。

而陳韋,似乎以為可以道歉挽回。

司徒筠很理智,她還是見了陳韋。

兩個人選了個包廂吃飯。

陳韋向她道歉。

“我接受了你的道歉。”司徒筠說,“隻是,木已成舟,發生的事無法更改。抱歉,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。”

陳韋忍了又忍,眼眶還是通紅。

他難以接受。

“司徒,你從來冇愛過我!我在你這裡受到了很大的挫折,比我年少時候被女朋友劈腿都受挫。”他說,“可我還是很愛你。”

司徒筠:“謝謝。”

陳韋在過去受到她冷落的時候,也會嘗試跟其他女生曖昧;然而被分手了,錐心之痛,卻又會在醉酒後當眾打她。

人很複雜。

司徒筠冇有渣男收集癖好,起身走了。

想要一段正常的戀愛,結果又是一段糟糕的戀愛。

“能量守恒。事業順利,愛情必定要受挫。”她如此安慰自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