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章

-

雲喬趴在二樓陽台上,乳白色欄杆堪堪夠讓她攀附著。

春寒料峭,細風掀起長窗的窗簾,投入暖暖陽光,金芒萬丈。

她側耳,隱約聽到了一樓交談。

抽身回屋,雲喬關了門,把自己婢女長寧叫到了房間來。

“去找錢叔,讓他查我要的訊息。”雲喬翻出一塊玉牌,“這是對牌,讓他抓緊時間查。”

婢女長寧道是。

很快,整個席家都知曉,四太太杜氏和前夫生的女兒,要給二太太孃家侄兒做姨太太了。

眾人倒是不意外。

“那雲喬,一張狐媚子臉,哪裡上得了大檯麵?天生就該是個玩意兒,供爺們頑笑取樂解解悶。”

“柳家可是大族,聽聞二太太的兄長現如今在內閣地位頗高,儼然要做總長了。”

二太太孃家姓柳。

“這麼厲害?真是便宜了雲喬,多少比她顯赫的小姐,想給柳大少做姨太太還不成呢。”

“柳大少妻妾都在南京,不會往燕城接。在這裡置辦家業,這邊的姨太太可以跟著他出入交際、應酬,哪裡比正妻差?”

傭人們說來說去,都覺得雲喬高攀了。

席家除了督軍、二爺、七爺是嫡出,其他幾房老爺都是庶出的。

現如今是民國了,從前大戶門第的規矩,早已被人踩在腳下。彆說傭人們,其他房頭也羨慕。

“虛名有什麼用?得看實際好處。”

若不是雲喬那般美豔,這等好事也落不到她頭上。

杜曉沁把這些話都學給雲喬聽。

“冇有不羨慕你的。”

雲喬坐在沙發一角,手肘撐頭,膝蓋上放一本書。她低垂羽睫,眼簾不抬,像一樽靜止的塑像。

白玉做底、精雕細琢的塑像。

“你怎麼說?”杜曉沁見她一直懶懶的,一點表情也無,把她的書搶了過來。

居然是一本外國文字的書。

杜曉沁看著歪歪扭扭的字,認不出是哪國的,雲喬她能看得懂?

怪不得她半天不動,原來是裝腔作勢。

杜曉沁有點好笑,同時又很心煩。雲喬這架勢,都是學她外婆的。而杜曉沁這一輩子,都恨透了那老太婆。

“誰放出去的風聲?”雲喬終於眨了下眼,眼波豔瀲,似一隻妖要現行。

杜曉沁被她看得很不自在:“冇有誰特意放出風聲。我早就告訴你了,在席家生活要謹言慎行,家裡什麼事都瞞不住人。”

“我總感覺,有人故意爆料,弄得人人皆知,好像生怕你們反悔。”

杜曉沁:“你不能總把人往壞處想,這性格太討厭了。”

雲喬瞥了眼她。

她目光幽幽,似乎看透了杜曉沁的皮肉,深達她靈魂,這讓杜曉沁渾身不自在。

“當初不該接她回來!”杜曉沁再次後悔。

當時之所以答應,是害怕雲喬不肯把老太太的遺物給她。

她又不能明搶。

況且鄉下是雲喬和外婆的地盤,杜曉沁搶也未必搶得贏,隻得同意了雲喬的要求。

她後悔極了。

唯一能彌補的,就是趕緊把她嫁出去,越早越好。

當然還不能嫁得太差,免得將來招惹禍端,甩不掉極品親戚。

她們母女閒聊時,雲喬的丫鬟長寧進來了,杜曉沁趁機起身告辭。

半下午,雲喬要出門。

杜曉沁問她去哪裡,雲喬淡淡道:“我去趟二房,見見二太太。”

杜曉沁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