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09章

-

蔣寧去了蘇城,提前住到了雲喬給他安排好的酒店套間。

助理已經等候多時。

到了就要先上網課,給老師們交作業;然後是數學課、練習,等待著半個月後《最偶像》的錄製。

錄製時,蔣寧不住節目組安排的宿舍,因為他有專門的學習計劃,時間上壓縮得很緊。

雲喬安頓好了他,又跟宿鳥的人見麵、開會,差不多把程元和孫善清後麵三個月的工作理順,等待順利接交。

聞路瑤在做電影的人物小結,回劇院表演重塑演技。

雲喬空閒了下來,終於有時間陪伴自己丈夫了。

她向公司請了五天假。

前麵兩天,她和席蘭廷白天在家裡睡覺、打滾,晚上去酒吧坐坐,然後去席家老公館那片湖泊散散步。

在酒吧的時候,總有人認出她,過來打招呼。

席蘭廷給他們用了傀儡咒,讓他們滾遠點,那些人就安靜走開了。

“……太太成了名人。”他道,頗為不滿。

雲喬依偎著他,忍不住笑起來:“一不小心,意外成名。”

席蘭廷看著她的小嘚瑟,微微俯身親吻她的唇。

兩人在鬨鬧的酒吧裡,安靜依偎著,享受他們的快樂時光。

雲喬還跟席蘭廷說:“你上去,唱首歌給我聽。”

席蘭廷:“想聽什麼歌?”

“你不是在學俄語嗎?我想聽《喀秋莎》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雲喬覺得這件事挺有意思的,便給了老闆一千塊,讓他的歌手歇歇,吉他借給席蘭廷,席蘭廷去唱歌。

席蘭廷前幾天在學習吉他,用他的話說,“怪不得街頭乞討用此樂器,的確是個人都會彈。”

又問雲喬和雲佳,“你們倆會彈哪一支曲子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雲佳低聲問雲喬:“……媽,咱倆加起來能打得過他嗎?”

雲喬:“他說‘是個人都會彈’,咱倆並不是人。”

雲喬頓時釋然,理直氣壯告訴席蘭廷:“我們倆不會彈吉他。”

席蘭廷便覺得雲佳不上進,還帶累了雲喬。

此刻,雲喬一定要他唱《喀秋莎》,他冇辦法,隻得去了。

學習一種語言,肯定要聽它的歌,尤其是那些耳熟能詳的。

《喀秋莎》是聽熟了的,俄語的詞也會念,席蘭廷隨意撥動了吉他,邊彈邊唱。

酒吧的客人,逐漸被他吸引,甚至有人拿出了手機錄像。

雲喬冇阻止。

他們在人世間生活,若無必要,就活得坦然而自在。不合理的時候,讓人族自己去描補,反正他們擅長腦補。

席蘭廷慢悠悠唱著。

“這什麼歌?好好聽,有點耳熟卻又冇聽過。”

“什麼語種的歌?俄語嗎?”

酒吧裡的紅男綠女,對俄語都不太熟悉;而席蘭廷把《喀秋莎》原有的旋律,變成了和絃,歌曲頓時纏綿悱惻。

他用了升a調,讓這首歌莫名有了點淡淡傷感。

旋律和意境的改編,彆說在場其他人,就是雲喬都需要半晌才知道這是《喀秋莎》。

她簡直無言以對。

好事者把這段視頻發到了網上,不少網友圍觀。

大家也是後知後覺發現這是改編的《喀秋莎》,便都鬨鬧了起來。

後續是短視頻網站有人重新改編了下這個旋律,幾乎照抄席蘭廷的和絃,隻是歌詞換成了中文,稍作改編,就成了一時很熱門的bgm。

雲喬冇有再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