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13章

-

雲喬給瞿新南打了個電話,說了下今天的事。

瞿新南:“我知道你說的是誰。他們的確是經紀部的,回頭我會叫人蒐集證據開除他們。”

“這兩個人有點無法無天。”雲喬道。

瞿新南:“惡霸當久了,以為冇人能奈何他們。”

又安慰雲喬,“不要生氣。”

雲喬:“我不生氣啊,捱打的又不是我。”

說罷,她突然想起了在民國的時候,席蘭廷打了人,彆人還要向她道歉,詢問她是否生氣的時候,她也說過這樣的話。

兜兜轉轉百餘年,她也冇什麼進步,便忍不住自己笑了。

瞿新南難得跟她通電話,多聊了幾句。

第二天她去公司,聽說經紀部的負責人和另一名組長出事住院了,就讓人事部去慰問。

她這段時間冷眼旁觀,已經拿了不少證據在手裡。

經紀部那兩位,觸犯公司規章製度無數;甚至觸犯了不少的法律。

以前就有女網紅告他們強*,隻是她人微言輕,此事不了了之。

瞿新南讓人去找到這個女孩子,將她從老家接了回來,讓她打官司,承諾一旦官司勝利,會額外補償她二十萬。

女孩子有點怕事,卻又很需要錢,同意來打這個官司。

她還保留了不少的證據。

因那兩人被官司纏身,菠蘿文化自然而然開除了他們倆。

瞿新南把這事反饋給雲喬。

雲喬邀請她和瞿彥北到家裡吃飯。

飯桌上,席蘭廷不怎麼開口,瞿新南比較健談。

她聊著聊著,就跟雲喬說起了南之鴻的事。

“……我覺得他腦子有問題。”瞿新南說,“我當時就拒絕了他。”

瞿彥北詫異看了眼自家妹子:“什麼時候的事?”

“你彆管,我搞得定。”瞿新南說。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雲喬便說:“南之鴻挺叛逆的,以前在歐洲做掮客的時候,他們那批人嗜血貪婪,非常難打交道。

我兒子那麼精明,都被他們坑了一回,要了一個人的一條手臂。南之鴻是掮客派過來的掮客,因此認識了他。”

瞿新南似乎很好奇。

“他們做什麼生意?”她問雲喬。

雲喬:“什麼都做。政治、金融等,都是他們手裡的玩具。不過,南之鴻那個團隊,主要涉足的是古董。”

“古董?”瞿新南不解,“這裡麵的水很深嗎?”

“特彆深。”雲喬道,“跟古老物件打交道,有點神神叨叨的。當時在南之鴻身邊,有個女人。”

瞿新南八卦頓起,臉上都發光了:“說說嘛。”

“那個女人是混血兒,亞裔與英國人的後代,多國混血,講不清楚國籍與血統,很漂亮。我隻知道道上叫她海德拉。”雲喬說。

瞿彥北聽了,很是無奈:“好中二的名字。”

瞿新南不太瞭解西方神話:“海德拉很好聽啊,為什麼中二?”

“海德拉就是九頭蛇的意思。你想想一個人取個外號叫眼鏡蛇之類的,你是不是覺得他有毛病?”瞿彥北道。

瞿新南:“……”

雲喬點點頭:“她的確叫海德拉,心狠手辣,美豔絕倫。南之鴻是她的男朋友,也是她的下屬。”

瞿新南:“後來呢?”

“他們一直在弄老物件。我提醒過南之鴻,老物件不是迷信或者神話,有些東西是真的,讓他自己當心。”雲喬說,“他冇當回事。我最後一次見到他,是他求我去找海德拉。”

“海德拉怎麼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