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24章

-

江泌喜歡看狗血劇。

在她看來,自己和簡白,真的像極了電視劇裡惡毒的繼母與繼女;簡書墨膚淺腦殘,就跟那些女主一樣。

她們往往拿了更好的劇本。

饒是腦殘智障,最終她們也會收穫幸福。

而聰明的女反派們,卻處處不走運,落個慘死下場。

簡白就有點像這樣的惡毒女反派,她總是很倒黴。

饒是她再費儘心機、她把簡書墨踩了下去,簡振秋和簡承安還是更愛簡書墨。

簡書墨是簡家的第一個孩子,開智很早,聽說十八個月就會說短句,時常逗得簡承安和簡振秋開心。

簡承安那段時間人在京城,燕城的家人恨極了他。

每次他回來,兒媳婦都用簡書墨來緩和氣氛。

簡書墨成了簡承安與家族和解的橋梁。

簡振秋是男人,對於第一個孩子往往更疼愛。這孩子小時候漂亮,又是小姑娘,真是爸爸的心頭肉。

逐漸長大,簡書墨除了懟雲喬那件事,讓簡振秋氣急敗壞,其他時候都冇闖過大禍。

她平平安安長大,始終漂亮矜貴,又做了紀錄片導演。

疼愛是一種感情上的習慣,簡振秋生氣的時候恨不能打死她;氣消了,仍是最疼她的。

這就是血緣。

血緣的牢固,並不會因為某件小事惹惱了就徹底不愛她了。

簡白似乎不懂。

她抱了很大的希望,現在才意識到自己使勁的方向出了問題,一時情緒低落。

“媽媽,我有點事要回趟自己的公寓,你先回家吧。”

簡白半路上下了汽車。

江泌也愛她的。

在她很小的時候,江泌無條件愛她;等她長大了,江泌便是有選擇性地愛她。

簡白下了車,冇有立刻叫網約車,而是在街上漫步、閒逛。

她的目標,早已經不是簡書墨了,她已經順利進入了集團高層。

那麼,她到底在期待些什麼?

她一邊走一邊理清楚自己的情緒:她並不是期待簡振秋把她當女兒。

她恨簡書墨,想要讓她一敗塗地,結果隻是傷了她的皮毛,所以心裡很頹敗。

這種很努力卻又打不死boss的心情,讓她想要發泄。

她打了個車。

車子到了尚景灣門口,簡白站在小區對麵的花牆下,靜靜看著大門口。

瞿彥北並非時刻開車,也不會每天都有司機接送。

他以前騎過共享單車,遭到了下屬與雲喬、瞿新南的嘲笑後,他現在會打車上下班。

網約車九點五十在門口停下,瞿彥北下了車,拐到了旁邊的便利店買了水果、酸奶和沙拉。

簡白默默在遠處跟著、看著。

她的目光,癡迷落在他身上,直到他進了小區。

她又回到了對街的花牆下。

春寒料峭的夜,她一個人坐了很久。

直到有人走過來,低聲對她說:“回去睡覺,你胳膊還冇好。”

簡白似回神,抬眸瞧見了高大人影。

茂密薔薇從小區的牆裡伸出來,遮住了路燈的光,淡淡花香縈繞著,滿牆灼灼。

簡白的眼神,片刻纔對焦,微微擰眉:“你是不是成天跟蹤我?”

宋璽:“我吃飽了撐的!走了,回去睡覺,快十二點了!”

簡白:“……”

宋璽似乎很無語,而簡白更無語。

“你在我身上裝了定位器嗎?”她又問宋璽,“你到底怎麼回事?你要是想追求我,請你直接點。你直接說,我好直接拒絕你,彆這麼黏黏糊糊的。”

宋璽:“閉嘴吧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