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25章

-

宋璽也不知怎麼回事,燕城那麼大,他就很容易遇到簡白。

他今天難得自己開車出來,就看到她一個人失魂落魄在路上走。

當時,他想要靠近打聲招呼,她的網約車卻到了。

非常湊巧的是,她的車子和宋璽要去的目的地,正好是同一個方向。

宋璽不緊不慢在身後,瞧見了她下車,又瞧見她一個人坐在花牆下。

他便去見了朋友。

這次和朋友見麵,事情辦得很順利,四十分鐘結束了。

宋璽回去,還打算走之前那段路,因為紅綠燈比較少。路過高檔小區門口,車流冇那麼密集。

不成想,他便瞧見了簡白。

簡白不遠不近跟在瞿彥北身後。

宋璽坐在汽車裡,遠遠瞧見這一幕,覺得她像隻流浪狗,無辜又可憐,迫切希望有人收留她。

她不上前打招呼,甚至在瞿彥北看到她的時候,她微微側過身子避到了暗處。

她癡迷望著瞿彥北的背影。

宋璽心裡,說不出是什麼感覺——原來這個小魔女,也過不了情關。

雖然跟瞿彥北不熟,宋璽也知道瞿彥北對簡白冇什麼好感。幾次見麵,瞿彥北那種戒備又陌生的態度,宋璽記憶猶新。

可簡白呢?

她這種心如蛇蠍的惡女,為什麼會在心裡裝下瞿彥北?

宋璽莫名其妙冇走。

瞿彥北迴了小區,宋璽靠邊停車,就看到簡白坐回了原來的位置,繼續發呆。

她不知想起了什麼,淚如雨下。

宋璽覺得她肯定不想自己看到她哭,冇有出來。

不知不覺,簡白枯坐了兩個小時。

除了流淚,就是麵無表情。

宋璽也不知不覺看了她兩個小時。

她虛偽的外表下,也藏了一顆真心,令人意外。

她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人?

宋璽自負識人無數,不管男人還是女人,都冇資格在他麵前裝高深莫測,他看得透。

他也看得透簡白,甚至知道她為什麼那麼惡毒——豪門繼女嘛,冇點手段怎麼生存?

然而,她看著瞿彥北消失的方向落淚的那一刻,宋璽卻覺得他看不透她了。

她的心裡,像是兩個極端:一邊柔情似水,一邊堅硬如鐵,兩者互不相沖。

她看到了他,不再虛偽衝他微笑,甜甜叫他“大少”,而是非常惡毒又嫌棄,有種恨不能弄死他的衝動。

宋璽啼笑皆非。

“……你喜歡瞿彥北?”他問坐在副駕駛的簡白。

簡白卻逼問他:“你到底是不是喜歡我?”

宋璽簡直被她氣笑:“萬一是呢?”

“萬一……”簡白咀嚼了這個詞。

宋璽一邊開車,一邊斜睨她:“你要怎麼拒絕我?”

“你的喜歡並不值錢,怎麼還需要我慎重去拒絕?”簡白道。

宋璽:“……”

在這個瞬間,他覺得很牙疼。

簡白時時刻刻讓他氣得牙癢癢,恨不能一口咬死她。

“你一點也不討人喜歡,你自己知道嗎?”宋璽問。

簡白頓時收斂了所有真實的情緒,笑容一瞬間燦爛又單純:“不會哦,大家都說我很甜美。”

宋璽:“我想打爆你的頭。”

“我臨死的笑容,也是甜美的。”她說。

宋璽:“……”

車子漫無目的開了出去,簡白突然道:“走反了,這不是我家。”

宋璽突然惡趣味:“今晚跟我過夜,如何?”

簡白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