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29章

-

又過了兩週,雲喬和雲佳約簡白吃飯。

簡白精神狀態很好,胳膊也卸了石膏,養好了之後還需要做些複健。

她算是熬過了一關。

“今後不管做什麼計劃,都不值得用自己的命去拚。生命很脆弱,說冇就冇了。”雲喬道。

簡白連聲說:“我知道了,姑姑。”

“我和簡承安吃飯了。”雲喬又說。

簡白:“……”

雲喬:“我說起了你,再次跟他說,如果簡家不肯重用,我要挖你去席氏醫療總部做總裁。”

簡白失笑。

雲喬看著她笑,便想起了故人:倪叔、佟嬸,都是陪伴雲喬長大的人。

尤其是佟嬸。

鶯鶯選的幾個“兒媳婦”,都非常優秀,佟嬸和錢嬸一樣,精明能乾。家裡的人事,全是佟嬸管著,她總是能處理得井井有條。

以至於,在鶯鶯離開後的一段時間,雲喬的生活得以繼續。

簡白長得不像誰,冇有故人的影子,卻寄托了雲喬全部的懷念。

“……我冇有說笑。”雲喬很認真道,“你在簡家需要去爭取、努力,但犯不著用命去搏。我可以是你的後路。”

簡白怔了怔,眼眶發熱。

“好奇怪,其實我防備心很重,卻唯獨相信你的每句話。”她說。

雲喬便伸手,摸了摸她的頭髮:“乖孩子。”

簡白:“……”

雲佳則送了簡白一條項鍊。

某品牌新款鑽石項鍊,雲佳一口氣拿了五條,給她的新朋友、老朋友都送了,也留了一條給簡白。

簡白再次道謝。

飯畢,三人分開,雲喬買了點甜品,和雲佳一起回了尚景灣。

“……倪遠明的後代嗎?”席蘭廷聽了她們講簡白,不甚感興趣,“經過了動亂,還有後人活下來,祖墳冒了青煙。”

雲佳偷偷跟雲喬吐槽:“他好刻薄。”

“他以前更刻薄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……這麼近的距離,你們聲音再小我也能聽到。佳佳……”

雲佳想要炸毛,說了聲“再見”就快速遛了。

雲喬坐到了他懷裡,輕輕摩挲著他麵頰:“不要欺負我的貓。”

“她現在是大妖了,你得管束她。”席蘭廷說,“孩子不大,不成氣候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啄了下他的唇,打算起身去書房工作,被席蘭廷按住了。

沙發裡的纏綿,場地有點緊但兩個人更親密。

結束後,雲喬懶得動彈了,纏著他擁抱去洗澡。

浴缸裡,他細細給她洗頭髮,然後又親吻她的後脊,弄得雲喬身心皆醉。

她莫名其妙後怕。

若他永遠消失了呢……

她轉過身擁抱他,低低告訴他:“蘭廷,我好愛你。”

席蘭廷:“卿卿最乖了。”

晚夕,他們倆吃了晚飯,坐在陽台上吹著夜風。雲喬用筆記本工作,席蘭廷捧了一本書,兩人不耽誤,彼此投入。

“蘭廷,你會不會無聊?”雲喬可能又要出差了,“我去蘇城,你去不去?”

席蘭廷曾經做了很久的樹,以至於他喜靜不喜動。

他雖然不說,雲喬卻看得出他複生後有點虛弱,好像哪個環節冇有完整,是他提前甦醒了。

或者說,雲喬提前喚醒了他。

他喜歡安安靜靜待在某個地方,看看書,學點語言。

也可能在偷偷修複他還冇有完全好的地方,隻是他不讓雲喬知道。

雲喬從不替他擔心。

他習慣了謀劃,什麼事都心中有數。隻要他不離開雲喬,一切都可以容忍他。

“不了,你忙你的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道好。

這時,網上有了個訊息,老錢轉給雲喬:“老闆,這個要管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