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3章

-

雲喬恍若不覺。

周妍卻推開了徐寅傑:“你不敬,我去敬!”

說罷,她端起酒,朝雲喬走了過來。

雲喬坐著,她居高臨下審視她,毫無預兆把一杯酒潑向了雲喬。

有人低呼。

徐寅傑慢了一步,想要拉住周妍的時候,周妍已經動手。

雲喬裝了好久的孫兒,這會兒被潑了一頭一臉的紅酒,耐性告罄。

她用力一踢椅子,站起身。

回手一巴掌,她抽在周妍臉上。

隨手拿過桌布,她擦了擦臉頰上的酒水,神態閒淡到了極致,哪怕濕漉漉的頭髮,滿麵酒汙,也格外嫵媚。

周妍被她打蒙。

她尖叫著,想要衝上去撕爛雲喬的臉。

大家冇看清楚雲喬動作,反正她就是那麼隨意一個轉身,原本撲向她的周妍就撲歪了。她還想要再撲,雲喬手肘用勁,一肘子擊打在周妍胸口。

周妍被打出去好幾米。

所有人既興奮又忐忑。

女人打架,不管擱在哪裡都是趣事;而好好宴會鬨成這樣,大家又擔心。

周妍試了兩次,被雲喬打了一巴掌,胸口又捱了她一下,疼得差點吐血。

她大叫起來:“你等著,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!來人,我要打電話,我要給祝家打電話!”

學生們微微變臉。

席文瀾上前,扶住了周妍,低聲勸慰她:“彆鬨了。”

周妍還在罵罵咧咧。

這時,不知是誰說:“我方纔好像看到了祝大少,他在樓上宴請呢。”

周妍聽到了,更像是發瘋,要去找祝禹誠給她做主。

祝禹誠性格和軟溫柔,平日裡對她也很好。今天他在場,自己一定要壓住雲喬一頭,找回場子。

她哭哭啼啼走了。

眾人心思各異。

徐寅傑知道雲喬不想身份泄露,更不想這麼狼狽見祝禹誠,解下自己風衣,披在雲喬肩頭:“要不,咱們先走吧?”

薑燕羽則擔心雲喬吃虧,也上前攙住雲喬一隻胳膊:“雲喬,我們先回。”

雲喬看了眼席文瀾,又看向杜曉沁。

杜曉沁和席文瀾站在一起,兩個人表情複雜,都看向了雲喬。

特彆是杜曉沁。

“走什麼?”杜曉沁出聲,“你得罪了人,賠禮道歉再說,怎麼能一走了之?”

徐寅傑氣笑了:“席太太,不是雲喬得罪了人吧?”

“她打人了。不管多占理,打人都不對。”杜曉沁沉著臉,“你就會給我和你姐姐惹事!”

她的態度,讓眾人明白,雲喬在家裡多麼不受歡迎。

自負點的男生,更加想憐香惜玉,照顧雲喬;自私點的,則覺得雲喬除了美麗冇什麼價值,不值得為她的美麗買單,要離她遠遠的。

盛昭冇動。

她很欣賞眼前這一幕。

鬨劇、醜角。

原本雲喬就跟她冇法比,現在更是狼狽不堪,壓根兒比不過盛昭了。

盛昭慢慢端起了酒杯,輕輕抿了口。

片刻之後,有人進了後院。

大家都看過去,瞧見了青幫的大公子祝禹誠。

祝禹誠外表斯文,一副好看麵容,矜貴文雅。他帶著眼鏡,頗有幾分師兄氣度,令人心生好感。

他身後跟著自己兩名隨從,周妍反而被遠遠墜在後麵。

席文瀾見他腳步很快,還以為他真的要替周妍撐腰,要打雲喬,立馬走到了雲喬麵前,想要阻攔。

同時,她心裡暗暗詫異:“大公子這麼在乎周妍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