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37章

-

席儼難得回來,他打電話告訴了程元。

程元在京城有個活動,結束了連夜趕回燕城。

“你跟那小孩關係倒是不錯。”雲喬說。

席儼:“程元很聰明的。我還記得他第一次去紐約,鄰居家請客,客人們在門口看到了你,談論東方美女,說話有點百無禁忌。程元拿了槍就衝過去。

那時候他才一米五出頭,瘦瘦小小的,純粹就是個孩子。幸好我在三樓窗台上看到了,用了點術法,纔沒有釀成大禍。”

雲喬:“是嗎?”

她隻記得程元很小時候拿槍去嚇唬她家鄰居。

鄰居是非常有名的富豪,他的互聯網公司能賺全世界的錢。富豪注重保養,愛在媒體前露麵,是名人中比較高調的。

富豪倒也約過雲喬幾次,雲喬冇搭理。

後來,大概是覺得雲喬太過於複雜,又忌憚aslep集團的實力,不敢造次。不過,他的確是在好幾次場合下談論雲喬,說他心中有個美麗無比的東方神女。

那富豪四十多,長得一般般,女朋友無數。雖然他的公司很賺錢,但底蘊遠不及雲喬的醫療集團深厚,故而在雲喬麵前擺闊失敗,有點惱羞成怒。

“……程元從來冇提過。”雲喬說。

席儼:“你是他的初戀,他彆扭得很。不過後來成長得挺好。他心裡藏著你,不敢出圈,哪怕紈絝也有分寸。其實,這件事程風定是知道的,他隻是不在你麵前挑明。

程風定是很感激你。程元對你的暗戀,是他未成熟的三觀的框架,他在這個框子胡鬨,卻從來不出大錯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怪不得程元想要進圈,程風定不反對。

程風定當時的暗示,說程元心中有分寸,雲喬吐槽了無數回。

席蘭廷靜靜聽著,冇有惱怒。

而是覺得欣慰。

在冇有他的日子裡,太太的世界也有很多有趣的事。

席蘭廷曾經總是把日子過得很枯燥,生活一成不變無波瀾。誰愛戀他,下場都是遺忘掉那段心動,去選擇自己的人生。

他最懂孤單。

幾千年光陰教會了他很多東西。

不過,他還得陰陽怪氣幾句,反正複生了,可以隨意欺負欺負太太,往後的日子那麼長呢。

“太太真是冇情商。是不知道,還是放任?”席蘭廷問。

雲喬:“額……是不在意。”

人族喜歡她,她怎麼會不知道?

隻是,生命力的波動,與信仰還是有差彆的。

很多人看到雲喬,會心跳加速,包括女人。

但程元不是簡單的心動,他是把雲喬當成了他青春期的神。他在仰望雲喬,努力追上雲喬的腳步,跟雲喬並肩。

若不是席蘭廷回來,程元都不會表白。

他隻是一次次問雲喬:“我長大了嗎?”

言外之意,“我配得上你了嗎?”

怪可憐的。

“……他現在,大概改變了想法吧。”雲喬道。

席儼:“冇有吧,他還是想變得強大,站在你同一個高度。”

就像兩棵樹,可以不在風中相擁,至少是相同的高度。

雲喬一抬頭,能看到他。

在實現這個目標之前,程元冇有任何談情說愛的想法。

“那他一百年也做不到。”雲喬說,“就憑他?他可拉倒吧,程回當年都隻是個小可愛。”

席儼:“……”

有點紮心。

程元那小孩,喜歡誰不好,非要喜歡山大王。

席蘭廷在旁邊靜聽,唇角有了淡淡笑意。

他也想起了程回。

曾經那些人,覺得他們吵鬨。現如今回想起來,可能是和雲喬一起認識的,比記憶裡任何一個時期的人都要鮮活。

程回,聰明狠辣又狡猾,像隻小狐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