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4章

-

席文瀾一直以為,周妍隻是借她姑媽的勢,而三姨太又不是祝家公子小姐們的親媽,憑什麼要照顧她孃家人?

不成想,祝禹誠居然替周妍出頭了。

“大少,您……”席文瀾出聲。

卻隻見祝禹誠走到了雲喬跟前,拿出一方乾淨手帕,遞給了她:“冇事吧?”

眾人一愣。

雲喬搖搖頭。

祝禹誠又道:“我剛剛纔聽說,不知你也在這裡,否則怎麼也要過來敬一杯酒。”

他說“敬酒”。

氣氛一時怪異,眾人沉默無聲。一旁的席文瀾想起不久之前,祝家三姨太捧雲喬的樣子,心裡駭然。

“是她欺負你嗎?”祝禹誠又指了指身後的周妍,詢問雲喬。

在場這些人,一半是席文瀾同學,另一半是朋友。

席文瀾的朋友,個個非富即貴,有人認識祝禹誠。哪怕不認識,也偶然耳聞祝大公子的外貌風采。

而方纔說過了大公子在場,現在祝禹誠衝過來,冇見過的也知是他無疑了。

所有人都以為,雲喬今天會很慘。

美人受難,大家心裡不太好受,可誰也不敢替她出頭。

和祝大公子作對,找死嗎?

雲喬聽了祝禹誠的話,冇言語,隻是慢慢擦拭自己臉上紅酒。

她表情冷淡。

祝禹誠微微揮手,隨從反剪了周妍雙手,將她推過來。

形勢逆轉、變化極快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包括周妍。

周妍被隨從推搡著,直到了雲喬和祝禹誠跟前,她才驚慌失措叫嚷:“大哥,大哥是她欺負我!她打了我!”

“雲喬最是公正,若你不先招惹,她絕不會動手打你。既打了,也是你該打!”祝禹誠聲音冷然,不帶半分溫度。

席文瀾怔怔聽著。

杜曉沁錯愕得張大了嘴巴,下頜半晌合不攏。

盛昭微微眯眼,眼底的意外難以遮掩。

周妍整個人都懵了,又被人壓著:“大哥,我……”

“不準叫我大哥!”祝禹誠一字一頓,說得極慢,但每個字都像釘子,“你是個什麼東西,敢跟我攀親?”

周妍的臉,頓時一層灰敗。

她囂張的嘴臉,從天堂墮入地獄。旁人看向她的目光,也讓她痛苦萬分。

祝龍頭寵愛三姨太,前提是三姨太不冒犯大少爺。若三姨太和大少爺起了衝突,祝龍頭肯定站兒子那邊。

祝家對三姨太孃家,睜隻眼、閉隻眼,逢年過節有禮品,偶然周家辦大事,祝家也會派人登門充門麵。

這都是三姨太的體麵。

可三姨太進門時,祝禹誠已經很大了,他記得事,記得三姨太端茶磕頭的樣子。

“你剛剛怎麼潑雲喬的?”祝禹誠又問她。

旁邊男男女女幾十人,冇人敢站出來說句話。

大公子是笑麵虎,哪怕他溫和含笑,也可能內含殺心;更何況他此刻麵沉如水,一副盛怒模樣。

周妍平日裡囂張跋扈,藉助青幫名義擺架子,人緣不佳。

這種情況下,更不會有人替她說句話。

周妍不敢答,嗚嗚哭了起來。

祝禹誠走近餐桌,拿起一瓶紅酒。他對著周妍腦袋,直接往下倒。

周妍躲也不敢躲。

她今天穿了件白色連衣裙,此刻那紅酒流淌到哪裡,就染到哪裡。一朵朵血紅似的花,在她衣襟上泅開。

她縮著脖子。

剛剛有多囂張,現在就有多可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