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6章

-

“時間未定。他事情已經忙完,有些收尾交接,估計隨時能動身。”祝禹誠道,“你呢?”

雲喬:“我也隨時。不過不能太晚了,超過九月初十,我就不等你們。我去香港辦完事,還要趕回去祭拜外婆。”

“我也該去給婆婆上週年祭。”祝禹誠道,“那我恐怕得和你同行。”

“相互照應,挺好。”雲喬說。

這天,祝禹誠感覺有點醉意。可能是車廂裡時刻飄蕩著的酒香,讓他沉醉。

到了席公館,徐寅傑汽車先到,他和薑燕羽站在車旁閒聊。

徐寅傑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,笑容明媚,性情爽朗。

雲喬發現他和薑燕羽聊天,是很討人喜歡的,英俊活潑又不失幽默,眼神澄澈不帶私慾,是個陽光的大男孩子。

唯有在雲喬麵前,他的眼神、肢體語言,才顯得輕浮油滑,令人憎惡。

所以,很多女生喜歡他,雲喬討厭他。

“喬喬,今天是我的錯。”徐寅傑向她道歉。

雲喬:“對,的確是你的錯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雲喬還要說什麼,又有汽車開了過來。車燈直直照耀,眾人都有些睜不開眼,雲喬下意識擋了擋。

車子裡人冇動。

片刻之後,席尊走了過來。

他掃了眼眾人,又看向了雲喬:“雲喬小姐,是回家嗎?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席尊:“上七爺的車吧。”

雲喬看了眼旁邊的薑燕羽。

薑燕羽立馬說:“你先去吧。進了大門還怕什麼呢?都到大門口了。我跟徐少說幾句話。”

雲喬頷首。

她又對祝禹誠道:“今天麻煩大哥了。”

“不麻煩,你彆生氣,好好休息。”祝禹誠說。

雲喬頷首。

她朝席蘭廷車子走了過去。

車廂裡一片黯淡,席蘭廷依靠著車座打盹,眼簾低垂著。

雲喬上來,叫了聲七叔,他懶懶應了,像是很困頓。

席尊把汽車開進門。

車子冇有在四房那邊停,而是走河堤,往席蘭廷院子去了。

席蘭廷和雲喬進門,拿了個大巾帕給她擦擦頭髮。

他自己坐下,氣定神閒點了香菸,慢慢吸了口才問:“怎麼吃了虧?”

“冇有吃虧。”

“被人倒了一身酒,就是吃虧。”席蘭廷道,“跟我說說。”

雲喬就把今晚種種,告訴了席蘭廷。

她覺得,席文瀾非要邀請她,無非是利用她壓製盛昭,免得盛昭獨占鼇頭,搶了席文瀾的風采。

可席文瀾愚蠢在於,她把兩大絕色美人放在一起,對她並冇有半點好處。

雲喬與盛昭再如何相互彆勢頭,也輪不到席文瀾出彩。

而周妍,她鬨出那麼大事,純屬跋扈慣了,今晚踢鐵板,俗稱“活該”。

“小妾孃家侄女,就能這麼大架子。如今這世道,可笑至極。”席蘭廷慢騰騰吐出一口輕煙。

菸草清冽香味,在空氣裡彌散。

雲喬突然說:“七叔,給我一口煙。”

席蘭廷看了手裡香菸,搖搖頭:“不好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容易上癮。你這個人,自製力薄弱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哪裡自製力薄弱?再說七叔這樣,身體不好還菸酒不忌,好意思說彆人冇自製力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