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65章

-

蔣寧高考後,程元和孫善清的男團也到瞭解散倒計時。

雲喬在家裡纏綿了兩日,繼續投入緊張的工作。

“……你最近瞭解武器,瞭解得如何了?”雲喬一邊化妝,一邊和依靠床頭翻閱兵器譜的席蘭廷閒聊。

這本“武器百科”是前幾年出版的,後麵提到了比較新式的武器。

當然最近十年內的厲害傢夥,書裡麵並冇有涉獵。

席蘭廷看得比較隨意,反正翻翻也記得住。

“還冇。風定打算帶著我去西北的沙漠,看那邊研究所的內部藏品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什麼時候去?”

席蘭廷:“他老婆不讓他去。說那邊環境惡劣,他最近還有個體檢項目要複查,不能逃避體檢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說罷,從書上抬頭,看了眼坐在化妝鏡前畫眉的雲喬,“你以後,也會不準我這樣、不準我那樣嗎?”

“人家是老頭,你是半神,怎麼好意思跟他比?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複又垂了眼睫,繼續看書。

看他那樣子,竟像是略感失望。

雲喬:連人家老妻管束丈夫都要嫉妒,我們的日子是不是太悠閒了點?

“……等九月份的時候空閒了,我陪你們倆去。”雲喬說,“風定身體還好,冇必要如此小心。”

“他自己也這般認定。不過他太太不同意這話就是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大概有種老,是你太太覺得你真的老了。程風定覺得自己還是壯小夥呢。

雲喬失笑。

席蘭廷不看書了,隻觀摩她化妝。

她化妝一向是很簡單的。她皮膚白皙,肌膚均勻,她有些時候都不怎麼塗抹粉底液。

一般是描眉。

她好像熱衷於更改自己眉毛的形狀,要把眉毛畫的非常標準,而不是自然狀態下的略微淩亂。

席蘭廷:“太太已經足夠美了,還需要打扮嗎?”

“就是因為打扮了,才足夠美。”雲喬道。

她化妝屬於敷衍,隨便搞搞,反正又不會出鏡,不需要濃妝。

她收拾好了,趴過來詢問他,“跟我去蘇城嗎?”

“工作的時候要專心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在家等你吧。”

雲喬:“那等我從蘇城回來,我們一起去看路瑤電影的開機儀式。”

聞路瑤的新戲,因為各種原因,中途換了個導演,推遲到六月二十七號開機——電影籌備就是這樣,會有各種變故。

她正好有時間談戀愛了,跟薛正東出國去玩,開心得不得了。

她和薛正東的感情,如膠似漆。

雲喬還在考慮,要不要把前世的記憶給他們倆。

“行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又說,“蘭廷,你說他們倆會想要前世的記憶嗎?擁有太多,是財富還是負累?他們倆現在很甜蜜。”

席蘭廷:“太太又在悲春傷秋。你不走嗎?”

雲喬看了眼時間。

她得走了,跟宿鳥娛樂的人約好了下午兩點開會,她過去得三四個小時。

“等我回來。”雲喬又親了他一下。

收拾好了行李,席蘭廷送她到門口時,她又摟住他,親了親才鬆開。

席蘭廷抱著她的腰:“太太粘人,像隻小貓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從家裡出來,雲喬坐在汽車裡,思緒逐漸從甜蜜中清醒。

她再次想起了聞路瑤和薛正東。

前世的記憶,到底要不要給他們倆呢?

有好處嗎?

未來又會如何?

雲喬不確定,此事讓她下不了決心,有點躊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