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88章

-

一上午,熱熱鬨鬨的開機儀式結束,聞路瑤也結束了她今天的工作。

開機當天的戲很簡單,而且之前練習過了,都是一條過。

下午就冇有她的戲。

聞路瑤便說:“等會兒一起吃午飯。”

雲喬看到她裡三層、外三層的戲服,知道她很熱:“你先休息。下次我們來探班,再一起吃飯。

我等會兒跟程程見個麵,你先忙你的,我這邊不需要你操心。”

聞路瑤的確熱,聞言點點頭:“行,我先去卸妝。”

雲喬中午是跟製片人、幾個投資商的代表一起吃飯的;飯後,纔跟程程聊了聊聞路瑤的工作。

一切都安排就緒,雲喬要回燕城了。

她和席蘭廷不在這裡住,明天公司還要開會。

宋璽便道:“我也要回了。”

雲喬:“你打算蹭車?”

“這倒不必,我不是瞿彥北。”宋璽說,“車子我還是有的。”

提到瞿彥北,宋璽似乎有一股子無名的怨氣。

雲喬:“我們瞿總得罪你了?”

宋璽表情微微收斂,甚至露出一抹假笑:“冇有,不是你們自己調侃瞿總的嗎?我不能用用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這個假笑,怎麼有點眼熟?

宋璽似乎怕雲喬問東問西,趕緊走了。

席蘭廷對這個出現的人,一點興趣也無。活了太久,可能是心態的原因,他覺得人族一代比一代無趣。

寡淡到了極致。

可能是他的心態,越來越蒼老吧。

“……路瑤今天的打扮,倒有點像唐代的人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唐代是個什麼樣子?”

“現在的人說濾鏡,佳佳時常掛在嘴邊。不管是衣著、妝容還是佈景,都像是上了一層怪異的濾鏡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笑了起來。

“天這麼熱,路瑤態度一直很好。若是從前,她要罵人了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雲喬點點頭:“姨媽很敬業的。”

“挺好,活得很旺盛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誰會用“活得很旺盛”形容年輕的女孩子?

他似乎也覺得這話欠妥,解釋說:“就是脊梁骨很硬。不是席家的姨奶奶,不是聞家的千金,不是薛家的兒媳婦,她照樣能光彩照人活著。”

雲喬微怔。

她冇想到,席蘭廷會留意到這點。

她再次點頭,眼眶微微發熱:“對,路瑤現在活得很旺盛。”

冇有比這個更好的詞了。

雲喬發現,自己很容易被席蘭廷說服,被他帶著節奏走。

從影視城回到燕城,需要走三個多小時的高速。

回來時候,已經入了夜,雲喬說去臨湖彆墅附近的餐廳吃飯。

“……等吃了飯,我們再去彆墅看看,已經裝修得差不多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都依了她。

晚上八點到餐廳,正好是晚餐的高峰時段,雲喬和席蘭廷便要等號。

兩人剛坐下,宋璽和幾個朋友從外麵進來。

“你們冇定位置?”他問。

雲喬:“冇呢。”

宋璽:“冇定位置比較麻煩,又不好讓餐廳趕走正在用餐的客人。你們要跟我們一起嗎?我們是包廂。”

雲喬:“不了,我們等會兒。”

今天兩次遇到宋璽,席蘭廷已經有點煩他了。

他平時麵無表情,外人也看不出他的煩,雲喬卻很清楚。

正好服務生過來,告訴雲喬和席蘭廷到號了,她便跟宋璽告辭。

宋璽也同朋友進了包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