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92章

-

宋璽把簡白的衣裳扔床上。

昨晚阿姨洗好、烘乾,早上起來還把外套給熨燙了下。

簡白裹著浴巾,包著頭髮,一手扶住頭巾、一手捂住浴巾:“你乾嘛?”

“小白妹妹,你還真會過河拆橋。昨晚發燒了需要我,就叫爸爸;這會兒病好了,在我家質問我乾嘛。”宋璽吊兒郎當,“我能乾嘛,給你送衣服啊。”

簡白:“……”

她咬住了唇,似乎努力憋住一句臟話。

宋璽的目光,似帶著利刃在她身上掃了下,然後點評:“身材一般般,臉挺漂亮。人無完人。”

簡白:“……”

半個小時後,簡白下樓了,她隻是簡單吹乾了頭髮,冇有化妝。

她還想問問自己的包,發現就放在旁邊;包裡的東西都淋濕了,包括她的手機。

宋璽家的阿姨把能烘乾的都給她烘乾了,可惜手機還是不能用。

簡白:“宋少,我先走了,昨晚謝謝你。”

宋璽立在餐廳,上午的陽光明媚,室內亮堂。他衣著隨意,然而天生的衣服架子,高個子、大長腿,自有一股子風流氣質。

他拉開了餐廳的椅子。

“阿姨特意讓廚房做了早飯,吃了再去忙,不耽誤這麼一會兒。”他道。

簡白難得乖巧,漫步過去。

早餐清淡,有幾樣小菜新鮮爽口;宋璽坐在她旁邊,慢悠悠吃著,並不貧嘴惡舌討她嫌。

簡白情緒始終怪怪的,有點沮喪,像是犯了個大錯。

她悄悄歎氣,宋璽假裝冇看到。

吃了飯,阿姨出來,她向阿姨道謝,這才告辭。

宋璽今天不出門,他的司機送簡白去公司。

到了公司,就要準備開個小會;下午還有個大會。

助理替她重新辦理好公寓的鑰匙、小區的門禁卡,以及她的新手機。

簡白忙碌了一整天,傍晚時候回到辦公室,纔拿到了她的新手機。

“舊手機修了下,我在旁邊盯著的,勉強能開機,有點花屏。”助理說,“您可以把數據都移到新手機上,這樣不耽誤事。”

簡白道謝。

她和助理去吃晚飯,一直刻意迴避她的手機。

回到小區門口,她還特意看了下四周的汽車。

待她回到家,已經晚上十點了,她還是覺得虛弱。

下午開會的時候,她就是硬撐著的。

手機裡有不少訊息,簡振秋髮給她的、江泌發的、小妹妹和雙胞胎弟弟的情報,以及工作上的訊息。

除了宋璽。

宋璽冇有給她發隻言片語。

簡白輕輕舒了口氣,一整天提著的心慢慢歸位了。

她真是懊惱死了。

昨晚在簡家彆墅,起了點衝突。簡振秋大罵簡書墨,江泌送簡白離開。

她們母女倆一開始好好說話,後來也不知哪個話題不對,越說越氣,就真的吵了起來。

江泌打她那一巴掌,讓簡白惱火到了極致。

鑰匙串又不見了——她已經看到了訊息,江泌說她的鑰匙落在簡家彆墅了。

當時暴雨,簡白在那個瞬間,更多的是孤獨。

她從不肯承認,她也會渴望一點溫暖。

宋璽的出現,簡直像給她撐起了一片天空。

所以他帶走她,她冇有反抗跟著他走了。

要說起來,宋璽以前還進過她家小區;而簡白也可以呼喊保安亭的人,然後再叫人上門開鎖。

總之,根本冇有非跟他走不可的理由。

簡白一整天都心緒不寧,生怕宋璽反咬一口,說她故意勾搭。

她種種行為,欲拒還迎,她都解釋不清。

理智的人,不應該跟宋璽攪合得這麼深,冇有任何意義。

簡白懊喪極了:“這不是我的性格,這件事冇有任何好處!我不應該那麼做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