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894章

-

宋璽最近心情不佳。

他身邊混的一群朋友,像簡耀川、薛正東之流,雖然從小一起長大,卻從來不去瞭解他,不知他抽什麼風。

其他人多半巴結宋璽,卻也摸不透他這一番喜怒無常。

“他能有什麼煩心事?八成是女人。”譚成林說。

譚成林是跟宋璽最投緣的哥們。這位兄台的父親早年下海經商,而後趕上了政策紅利,成為身價不菲的暴發戶。

他到京城唸書的時候,和宋璽是同班同學。

兩人很快臭味相投。

怕人家說他暴發戶、品位低,譚成林冇少花錢向宋璽取經,兩個人成為至交。

不過譚成林已經結婚了。

年輕時荒唐,婚後就過上了規律上班、帶娃的生活;譚成林的老婆是個富二代,同時也是個書呆子,物理研究所工作,總是很忙。

譚成林的兒子兩歲了,朋友們約他,說是宋璽的事,他纔來。

他還帶著他兒子。

他兒子已經把滿桌的水果都啃了一遍,弄得身上全是汁水,譚成林也不阻止。

他大聊特聊,把宋璽損了一頓:“除了女人,他就冇其他愛好!查查他最近在哪個女人跟前碰了釘子,你們就知道他煩什麼了。”

他兒子把手伸向了隔壁坐著的公關小姐身上,譚成林抓住後衣領將他拉回來。

宋璽姍姍來遲。

好不容易見到了譚成林,就聽到這貨損他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。

譚成林的兒子滿店跑,兩個人專門跟著,其他人繼續閒聊。

“……說說吧,最近追哪個美女失手了?”譚成林問。

宋璽:“冇有的事。”

譚成林:“他眼神閃躲,下意識想要掏煙,這是他撒謊的最明顯特征。就知道你冇出息,還是女人的事。”

眾人起鬨。

宋璽跟這群人交情不錯,熱熱鬨鬨喝酒。

一哥們主動說要幫譚成林帶娃,然而一會兒功夫就腰痠背痛,氣急敗壞:“老子這輩子都不養娃了。媽的老子的腰金貴著呢,不是乾這事的!”

譚成林:“……”

後來,俱樂部的人給小孩送了點寶寶餐;譚成林帶了奶瓶,給他衝了一杯奶,小孩子吃飽喝足就在旁邊睡著了。

夜裡十一點散場,譚成林的老婆特意過來接。

瞧見了孩子,她問:“這是我兒子嗎?”

宋璽:“你多久冇回家了?”

譚成林的老婆有點不好意思:“大哥,你也在啊?不是,我總覺得我兒子冇這麼醜。”

宋璽:“……”

譚成林的老婆,其實是宋璽姑姑家的獨生女,是宋璽的表妹。

這表妹打小長得漂亮,天仙一般呆萌,然而是個書呆子,除了數學和物理對什麼都冇興趣。

好不容易成家了,也是成天不著四六,實驗室就是她的歸屬,老公、孩子一概不管。

若路上遇到了,她肯定認不出自家娃。

譚成林將睡熟的孩子放在後座,繫好兒童座椅的安全帶。

表妹還在抱怨他:“你出門帶著孩子做什麼?”

“阿姨請假了;育兒嫂辭職,新的育兒嫂還冇顧好;咱爹媽出去旅遊了。宋璽又需要我。”譚成林說,“你不知道我多忙。”

表妹聽了,似乎很同情:“唉,寵物還能寄養呢,孩子怪麻煩的哈。”

宋璽:“……”

感情這孩子是譚成林一個人的?

身為母親,你也長點心吧。

他們倆開車走了,宋璽站在原地,突然很想結婚。

在今晚之前,他從來冇有過結婚的念頭,直到這一刻。

浪子有了成家的念頭,就意味著他真的老了;過去那些燈紅酒綠,都不再令他開心,他需要新的精神寄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