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章

-

同在一個大園子裡,二房卻又比四房寬敞奢華。

雲喬第一次到二房來。

二房位於園中湖的西岸,需得繞一大圈。他們這邊雅潔幽靜,富麗恢弘。

院牆深深,纏枝大鐵門打開,兩邊連廊通幽,一整排氣派房舍,也是同樣五彩玻璃窗、雕花木門。

此乃前書房、客廳和餐廳。

和四房相比,二房講究極了。

客廳很寬敞,屋脊高,用了最透亮的琉璃瓦,半下午日光從穹頂撒入,室內亮堂。

屋內陳設,都是很西洋風:一張繁複的地毯,延伸到了門口;成套的絲絨沙發,旁邊整排小櫃子,擺放著唱片機、咖啡杯等物。

女傭請她坐下,端了糖果上來,又到了紅茶。

“您稍坐,二太太馬上就來。”

雲喬喝了口茶,瞧見旁邊還有糖罐和奶壺,就往紅茶裡加了兩勺糖和一點牛奶,慢騰騰喝了起來。

二太太稍後進來。

她穿著家常素色長襖,圍了一條淺咖色濃流蘇披肩。流蘇隨著她步履曳曳,她高貴而嫻雅走進來。

雲喬站起身。

二太太笑道:“彆客氣,雲喬,往後是一家人,你還得叫我姑母呢。”

雲喬複又坐下。

她端起茶,慢慢喝著。紅茶很熱,奶香與茶香隨著氤氳水霧散出來,陽光又從屋頂落下幾縷,讓午後時光幽靜溫馨。

二太太見她這般自如,倒是對她刮目相看:“和杜曉沁不太一樣,這孩子穩重。”

傭人也給二太太端了紅茶,同樣加了奶和糖。

二太太輕輕抿了一口,問雲喬:“喝得慣這樣的茶麼?”

“還可以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二太太笑道,“世安曾經在倫敦唸了四年書,他最是時髦一個人了,這些新巧玩意兒,你都得會。”

她孃家侄兒叫柳世安。

“時髦的人,娶這麼多姨太太嗎?”雲喬笑了起來。

二太太一愣。

雲喬把茶杯捧在掌心,笑容甜美,一雙黑沉沉的眸子,平靜無波。

“二太太,您可是真缺德。我好好一姑娘,年輕貌美,出身清白,你居然想讓我去做姨太太?”雲喬漫不經心道。

二太太:“……”

哪有姑娘誇自己“年輕貌美”?

二太太太過於正經,反而忘記了生氣。

她習慣了高高在上,已經很多年不曾有人這樣冒犯她,她有種不真實感。

她沉了臉。

“雲喬,我看在你從鄉下來,粗俗無知缺教養的份上,不跟你計較……”

“我倒是很想跟你計較。”雲喬打斷了她的話,“柳玉景,你這樣巴結你孃家侄兒,是有把柄落在他手裡嗎?”

柳玉景是二太太閨名。

她嫁到席家二十多年了,已經很少有人叫起。

“你……”

不管是孃家還是婆家,都很顯赫,導致人人都捧著二太太。

二太太習慣了自己一句話,旁人奉為聖旨。就連她婆婆,也是很尊重她的,她已經忘記了被人這樣頂撞是何等滋味。

她惱怒極了。

同時,她心中隱隱不安。

“柳玉景,請你回覆你侄兒,他可冇資格娶我做小老婆。”雲喬輕輕放下了杯子,“否則,我就把你的秘密抖出來。”

“我有什麼秘密?”

“當我詐你?”雲喬笑了起來,略微歪了下頭,她身後似升騰起了一股子妖氣,這一刻的媚態頓現。

她細細說起了二太太的秘密,一字不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