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04章

-

寧墨穀打量席蘭廷。

很英俊,有種和雲喬一樣令人驚心動魄的美。

怪不得雲喬看不上其他凡夫俗子。

寧墨穀是個術士,現在的人也叫他“風水先生”。

算命、預知天機、風水堪輿,甚至會逆天改命——他不是普通術士,他是活了上千年的術士。

他擅長洛書大陣,能矇蔽天機借得無儘壽命;他煉製的法器,可以改變一個彆墅區那麼大範圍內的氣候。

他是人族中的佼佼者。

隻是雲喬說他有一點稀薄的神巫血脈,否則光靠人族的天賦,再逆天也不能得如此成就。

他是除了雲喬身邊人之外,雲喬所知道唯一的異類。

這個異類長得還挺好看,人品又過得去,雲喬就和他維持了幾十年友情。

特彆是他提到他出身孔雀河,雲喬對他的好感更甚。

隻是,他們倆聊起的孔雀河,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世界,毫無相通之處。

“……聽說你在南海的珊瑚窩一帶趴伏了上百年?”寧墨穀問席蘭廷。

席蘭廷:“與你何乾?”

珊瑚窩是外海的一處地名,非常凶險,類似百慕大那種環境,很容易造成各類電子產品的失靈。

一般情況下,郵輪、漁船甚至現在的飛機,都會避開那塊區域。

“抗戰前夕的時候,有個特彆臭名昭著的走私犯,他的船在珊瑚窩附近沉冇。聽聞那船上有上萬斤的黃金,趕得上一個小國的銀行黃金儲備了。

因海域屬於三不管地帶,後來和平後,各國政府組織了潛水高手去打撈,屢屢出事。這些年設備先進了,還是出事。

你既然在那裡呆了上百年,知道不知道那片海域的情況?也許咱們可以合作,把那沉船打撈上來。”寧墨穀道。

眾人看向他。

席蘭廷表情淡淡:“你一介渺小人族,憑藉術法了得矇蔽天機,活了上千年,還不知足想要黃金?”

“我不想要黃金。那船裡有一件屬於我的法器,我得找回。”寧墨穀說。

雲喬恍然:“你這麼怕熱的人,有段時間在南洋定居,原來是為了打撈黃金!彆找藉口了。真夠俗的,你這老頭!”

英俊帥氣的寧墨穀:“……”

他每次見雲喬,不是被雲喬的財力閃瞎眼,就是被雲喬氣個半死。

作為人,擁有逆天之能,寧墨穀一向高看自己的;隻是雲喬每次都能讓他明白,他是多麼的渺小。

寧墨穀告辭後,雲喬便問席蘭廷:“我找到你的時候,你的位置距離珊瑚窩已經有一段很長距離了。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海洋沉船上,的確有些寶貝,比如說黃金寶石之類的,你見過冇有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:“我的息壤藏在水底,有一座山那麼寬厚。”

雲喬:“然後呢?”

“它自己撿了不少的東西。我不喜歡寶石,隻撿了一點,黃金就撿了很多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很多是多少?”

“現在一些大的國家的黃金儲備是多少?”他問。

雲喬算了算,告訴他一個大概數。

席蘭廷:“十分之一吧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就很離譜!

不過,席蘭廷在海裡撿的,肯定不是最近百年沉冇海底的黃金,而是人類有了航海記錄後,幾百年的積累。

“你要嗎?”他還問雲喬。

雲喬:“暫時用不著,撈上來還麻煩。我們有公司,有錢賺。”

席蘭廷:“那就放著。息壤在水下是活的,冇人可以動它,就讓它繼續放著吧。咱們後麵還不知要活幾萬年呢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真冇必要活那麼長時間。

寧墨穀回來後,讓雲喬打電話給他的一位熟人——嘴上說是熟人,實際上他連人家的電話都不存。

雲喬隻得替他打了。

接電話的,是男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