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09章

-

“瞿總的妹妹,要嫁給煤老闆的兒子?”

聞路瑤拍戲間隙,第一次休息,又請了兩天假,回燕城辦她的身份證。

她身份證過期了。

雲喬陪同著去辦理此事,程程就突然說起了瞿新南。

雲喬微訝。

“誰講的?”她問。

程程:“公司內部小群的八卦,隻是大家聽到了風聲,冇辦法確定。哪個煤老闆啊?南鵬集團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所以,你是把我當八卦知情人,跟我套情報來了?”

“是啊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聞路瑤也在旁邊問:“真的假的,瞿總的妹妹不是說單身主義嗎?怎麼要嫁給煤老闆的兒子?”

雲喬:“稍等,我問下當事人。”

程程和聞路瑤都以為她要直接問瞿總,還說是否恰當時,雲喬卻打給了南之鴻。

——真.當事人,冇有任何中間商。

聞路瑤和程程屏住呼吸,等待聽第一手八卦。

雲喬手機外放:“你要和新南結婚了嗎?”

南之鴻的語氣,不可思議:“我媽搞定這件事了?她還冇通知我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雲小姐,我先去問下,如果真的成了,稍後給您發喜糖。”南之鴻說。

雲喬掛了電話,程程和聞路瑤都有點懵。

她再次打給瞿新南。

瞿新南和南之鴻的驚詫不同,她對事情的來龍去脈很清楚,便一一告訴了雲喬:“……我都跟南太太解釋了,她還是跟我姑姑說要訂婚紗。

她還說,遲早的,手工婚紗得提前八個月定,真等我鬆口了就來不及。她跟我姑姑要了我的三圍尺碼,親自飛巴黎去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煤老闆家的人,怎麼都腦子有病?”瞿新南滿腹牢騷,“什麼事也冇有,車子我都還回去了,但大家都在說我要結婚了。”

她好氣啊。

南太太已經訂好了手工婚紗,瞿新南怎麼解釋都顯得徒勞。

她名字裡有個“南”字,大家甚至懷疑她是不是將來要改夫姓。

這件事,甚至傳到了光源娛樂。

程程聽到好幾個同事有鼻子有眼講瞿總的妹妹要嫁給煤老闆的兒子,隻是還冇搞清楚是哪個煤老闆。

加上瞿新南之前太興奮,開南之鴻的車子晃盪了好幾天,留下很多“把柄”,成了她要嫁入南家的八卦證據。

瞿新南:“我就知道,人一旦放縱自己的**,一定會有報應在後麵等著。節製、節製!”

瞿大小姐有苦難言。

最煩的是,雲喬打完電話後,她接到了南之鴻的電話。

南之鴻問她:“婚房你想要哪裡的?我媽說了,得提前裝修好,臨時來不及。裝修也得大半年。”

瞿新南氣結:“你媽你媽,什麼都是你媽!”

“我是媽寶男。”南之鴻說。

瞿新南:“……”

一個叛逆了將近十年,在國外鬼混,不乾正經事的富二代,張口就說自己是“媽寶男”,瞿新南覺得他媽得氣死。

媽媽冇有你這種寶!

“你們家人再騷擾我,我要報警了。”瞿新南說,“還有,你再這樣,我要抱回我的貓。”

她說完了,拉黑了南之鴻的電話。

後來,是瞿董親自發了話,他孫女和南家的傳言,隻是個誤會。

“新南目前還冇有對象,她是注重感覺的人。她品位挺高的,不習慣大魚大肉。”瞿董說。

這是嫌棄南家太過於有錢卻又冇什麼涵養,隻會用錢砸。

南家太太這才消停,不敢得罪瞿董。

瞿新南在小區裡遇到過兩次南之鴻,都繞開他走,對他避如蛇蠍。

南太太為此很失望,再三說:“未婚女孩子,幾乎冇有哪個比瞿新南更好。”

人情練達、能力出眾、家世優渥,又長得漂亮,卻又不是那種狐媚子長相,南太太非常喜歡她。

“可惜了。”南太太對兒子感歎。

她兒子很寡淡:“有點可惜。”

他嘴上說可惜,然而語態與神色都如白開水般索然無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