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19章

-

雲佳是個冇什麼原則的小妖怪。

她做貓的時候,撒潑、打架、愛吃點好的,就能哄得她媽媽開心,以至於雲喬偏愛她。

被溺愛的孩子,渾身各種毛病,不上進是其一。

唯有席儼那樣,處處不讓親媽滿意,才需要拚命表現,把自己混成精英。

此刻身份敗露,雲佳冇想過彌補、交流,而是乾脆裝死。

簡耀川飽受親媽折磨,很小就吃抗抑鬱的藥,以至於他對任何事都不太執著,不想深究。

他總能快速接受很多事,同時也快速遺忘,不過心。

雲佳小姐是一隻貓;他曾經被貓妖迷惑,與她度過了浪漫的時光。

都沒關係。

反正已經發生了,是既定事實。

他抱起了雲佳,依舊將她藏在腹部,用小毯子裹了回到座位上。

簡耀川想了想,將她放在座位上,用小毯子蓋好,去頭等艙把自己和雲佳的行李都搬過來。

他這次單獨出差,就一個雙肩包;雲佳有個小手提包,還有個挺大的旅行袋。

簡耀川之所以記得,因為她這個旅行袋是某奢侈品的新款,超級醜,網友們議論說:“誰腦子有坑花幾萬去買這種包?淘寶19.9的都比它好看。”

雲佳就買了。

她屬於錢多冇地方花,愛趕各種時髦,是奢侈品公司綠油油的韭菜。

接下來還有一個多小時的飛行,簡耀川把雲佳放在了自己的雙肩包裡,留出一點空隙給她。

她一開始裝死,故意逃避他;後來疲乏,乾脆睡著了。

下飛機的時候,簡耀川拎了她的東西,直接走了。

空乘們早已注意到雲佳,隻因她非要換到經濟艙的舉止很奇怪,也因為她身邊的男伴實在太帥氣,引人注目。

“那個小姐下飛機了嗎?”空乘問。

隻是人太多,飛機又顛簸了一次,大家心緒不寧的,都冇多想。

空乘們談論的,也是那次顛簸。它真的挺嚴重,很嚇人。

簡耀川快要到尚景灣的時候,打電話給雲喬。

雲喬接了。

“我把雲佳小姐的行李給您送過去,她讓我來的。”簡耀川說。

雲喬人不在燕城,就道:“直接放你那裡,等她回來了自己去取。我現在不在家。”

“您先生呢?”

“他懶。”雲喬說。

讓席蘭廷去給簡耀川開門,他會不高興的。七小姐嬌慣慵懶,就喜歡坐著看看書、看看新聞。

簡耀川:“……行吧。”

他低頭看了眼自己雙肩包裡的貓,似乎還在睡。

簡耀川不知雲佳住哪裡,就把她帶回了自己家。

宋璽居然還在他家。

簡耀川微訝:“你冇回去?”

“我彆墅鬨蛇。”宋璽說。

簡耀川:“……”

宋璽盯了他手裡的行李袋:“這包醜哭,你好好的買它乾嘛?”

簡耀川:“不是我的。”

宋璽:“??”

簡耀川:“太熱了,我先去洗個澡,等會兒再說。”

他快速進了主臥。

放下包,去了趟洗手間。

還冇出來,他聽到外麵有點響動。急忙走出洗手間,主臥的窗戶被推開了。

一直在他揹包裡裝死的貓,從視窗跑了出去。

簡耀川嚇一跳,他這是31樓。

然而上下看了一圈,冇有瞧見貓的蹤跡;再想到她乃精怪之流,自然不會怕樓層高。

他靜坐片刻。

這一切,都像個華麗又詭異的夢。若不是雲佳的行李還在,簡耀川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覺。

他一個人坐了很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