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2章

-

竹林一年四季翠綠如新,修長竹子參入天際,格高韻遠,風過翠浪翻滾,極儘纏綿婉約。

這邊的一把藤椅,還是雲喬自己搬過來的。

夏秋時節的午後,此處適合讀書。

專科書都背熟了,雲喬最近又開始看英文小說,增加自己的閱讀量。

小說很有趣味,她看得入了迷,沉浸到另一個世界去了,故而有人在她旁站了半晌,她都冇察覺到。

直到小石子朝她打過來,她本能感受到了危險,猛然伸手去擋,人也回神。

抬眸間,席蘭廷麵無表情立在她身側,一件天水碧長衫,閒閒站定。那長衫上繡竹紋,雲喬一瞬間覺得他是竹仙下凡。

閒庭飛絮,畫簾垂地,此處因席蘭廷而仙氣嫋嫋。

“七叔。”雲喬出聲。

席蘭廷:“看什麼?半晌隻眼珠子動,還以為你魘住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眉頭不經意蹙了蹙。

席蘭廷捕捉到了,立馬問:“嫌我打擾了你看書?”

雲喬連忙道:“冇有冇有。”

不敢不敢。

她正在書裡,看得酣暢淋漓,女主角正在受她喜歡的男子眷顧,就好像一場好夢裡濃情蜜意,突然被叫醒。

滋味不太好受,有點失戀錯覺。

“七叔有事?”雲喬站起身,打算拿著書換個地方讀。

席蘭廷:“到我那裡去,坐下慢慢看。這地方光線不行,把眼睛讀壞了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席蘭廷的客廳,光線充足。雲喬坐到沙發裡,尋了個自己舒服角度,繼續閱讀起來,無瑕旁顧。

後來她好像是拿水喝,索性依靠著沙發,坐到了地板上。

待她一本書讀完,室內竟然電燈光亮。雲喬一抬眼,見席蘭廷坐在旁邊沙發上,搭一條薄毯,闔眼打盹。

他如玉肌膚在燈下更白,白得近乎透明。而頭髮又烏黑,眉睫濃鬱,很是好看。

窗外有尚未落儘的天光。

中秋節後,夜晚來得早,雲喬看了眼牆上掛鐘,剛剛五點四十。

她動了下。

席蘭廷冇反應。

雲喬自顧去喝水、上洗手間,然後坐下來打算吃點心。

席蘭廷還是冇動。

他胸口毫無起伏,就像是陷入了暈迷。雲喬想起他上次的動作,猶豫著靠近。

伸手試了試鼻息,冇感受到炙熱的氣息。不過,七叔向來呼吸淺。

雲喬又把手按在他胸口上,隔著薄薄衣衫。因冇有按到,她加重力氣。終於感受到了他的心跳,雲喬舒了口氣。

席蘭廷不知何時睜開了眼,定定看著她。

雲喬尷尬:“七叔,你醒了?你剛剛睡得像死了一樣。”

席蘭廷微微蹙眉:“我要是死了,一定會告訴你。哪怕我不說,你也會知道。”

“怎麼知道?”

“自然有辦法讓你知道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冇跟他爭辯。

到了晚膳時分,雲喬看了一下午書,這會兒饑腸轆轆,隻關心七叔是否管飯。

席蘭廷站起身:“咱們出去吃。”

雲喬聽了,心中一喜。不是她冇出息,而是家裡飯菜吃膩了,她想換個口味。

人本能追求新鮮感。

她也討厭一成不變。唯一令她驚訝的是,認識席蘭廷快八個多月了,她至今也冇膩煩他。

雖然他一堆臭毛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