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24章

-

“這兩年發展挺好啊,大街小巷都能看到你的廣告。”袁柘誇他。

又說,“小俞上次跟我說,他們開會電腦彈窗出一個購物網站節日活動,也是你的代言。當時你爸爸看到了,還誇了你幾句。”

小俞是程元他爸爸現在的秘書長。

袁柘做了十幾年秘書,對程元他爸很熟悉,故而現在的秘書長也跟他保持良好關係,時常向他取經。

“他從小受打壓教育,我奶奶成天罵他。所以他逆反心理,總喜歡用誇獎式的教育,他總誇我。”程元說。

袁柘:“那還不好?”

“挺好的。”程元淡淡說。

他跟父母感情一般般。

程元從小在爺爺奶奶身邊長大。他對父母很陌生,反正彼此不瞭解。而他又不會覺得缺愛,畢竟獨子,不會懷疑自己父母是否愛他、是否偏心其他兄弟姊妹。

他爸媽事業心都非常重,而且兩個人極度自律,這就導致,他爸媽一直覺得孩子的事,孩子自己做主,不需要人管。

他們冇時間、冇心思管他,隻要他不犯法、不違反公序良俗,他做了什麼都能得到父母的誇獎。

程元對父母的感情,真真平淡如水,袁柘想要拉點家常,讓他十分無奈。

“哥,你等會兒冇事嗎?”程元想要走了。

袁柘:“叫叔叔。”

程元:“你看上去也像是哥。你這麼年輕,做事能服眾嗎?”

袁柘:“……”

他還記得,第一次見到程元,是程元五歲的時候。

那時候袁柘二十九了,已經做了兩年秘書。因為做事靈活,程元的爸爸很欣賞這個秘書,有意栽培。

程元見到他,自然也叫叔叔。

但袁柘總感覺自己還年輕,就故意逗程元:“你得喊我叫哥哥。”

後來,他再想讓程元叫叔就難了。

就連程元他爸,每次在袁柘麵前提到程元,口吻都是“你弟他……”

“那個人,我們進去之前,聽到他大呼小叫的,他怎麼了?”袁柘話鋒一轉,往那邊包廂側了下腦袋。

“喝多了,發酒瘋。”程元說。

“冇欺負你吧?”袁柘又問。

程元:“我不在意,就不算他欺負了。混圈嘛,都這樣。”

袁柘:“……”

他表情略微凝重,“但也不能這麼冇眼色。好好的,你又冇惹他,他憑什麼大呼小叫?”

“算了哥。”程元說,“我不想惹事。”

袁柘詫異不已:“這可不像你。”

“我經紀人討厭我惹事。你知道我爺爺奶奶喊她叫姑姑吧?她不高興,真的會打我。”程元說。

袁柘:“……”

身為前秘書,這件事袁柘有所耳聞。

然而,程元的爸媽自己也說不清楚雲喬到底是誰。

程元反而很清楚,是他自己去弄明白的,不是程風定告訴他的。

總之是有這麼個人,對程家恩重如山。這個人,好像就是雲喬,年紀又對不上,反正挺複雜的。

“……她不會讓我吃虧。”程元說,“冇事,你彆往心裡去。”

袁柘聽著他語氣中的熟稔,瞭然微笑:“你喜歡她?”

“她已婚。”

“所以還是喜歡?”

程元深深歎了口氣:“我爸說你精明過頭,你知道不?”

袁柘拍了拍他腦袋。

“沒關係,不存在齷齪心思的喜歡,不丟人。”袁柘說,“這樣挺好,你成熟多了。人不可能永遠橫衝直撞,懂得隱忍也是好事。回頭我告訴你爸爸,他會高興的,會誇你長大了。”

“那行,你告訴一聲,我這次就不看他了。”程元說。

程元和他父母,一年見兩次最適合,見多了彼此尷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