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25章

-

這次聚餐,草草散了場。

藍卿的心情很低落,她經紀人陪同著,兩人都不怎麼說話。

眾人往外走,藍卿突然加快腳步,走到了程元身邊:“程元,剛剛謝謝你。”

程元長得特彆帥,今日穿著一件寬大T恤,總有種長不大男孩子的稚感,天不怕地不怕。他的眸子,幽靜而冷肅。

他瞥了眼藍卿:“不客氣。”

藍卿:“我會給艾主任道歉,希望這件事不要牽連到你。”

程元表情更冷:“冇必要,我不是為了你,單單看那癟犢子不爽。”

雲喬和徐華走過來。

徐華不著痕跡拉開了程元,雲喬就跟藍卿聊了幾句。

“藍小姐,我自以為到了你如今的年紀和地位,一味放低自己的身段去迎合酒局,實在冇必要。”雲喬說。

藍卿也三十多了,在圈內屬於有點實力與名氣的明星,二線上很穩。

實在冇必要淪落成旁人的佐酒菜。

“程元他不是幫你。換成另一個女孩子,他也會幫忙。論起仗勢欺人,程元是小祖宗。”雲喬又說。

藍卿:“……”

你這到底是誇他,還是罵他?

“你也不需要去賠禮道歉。”雲喬又道,“艾主任……嗯,可能明天就不一定還有這個主任。”

藍卿和她的經紀人,錯愕看向了雲喬。

程元在那邊催,“快走了,熱死!”

雲喬上了商務車。

藍卿和她的經紀人愣了一會兒,車子來接,這才知道上車離開。

她喝了不少酒,上車後腦子有點懵,但基礎思維還在。

“雲喬她什麼意思啊?”她問自己經紀人。

她的經紀人:“大家都說,雲喬很蠻橫的。還有就是,燕城那邊圈子裡的人說,程元其實是……”

她附耳,跟藍卿說了個名字,“他兒子。”

藍卿:“你這個有點誇張!”

“你冇聽說過嗎?”經紀人問。

藍卿:“隱約是誰講過一次,但很快辟謠了啊。”

“不是謠言。上次我遇到了那誰的經紀人,她說她訊息可靠,很多明星在程元入圈之前,都跟他吃過飯。”經紀人道。

藍卿:“……”

回到了酒店,藍卿不知是熱還是罪的,趴在馬桶上吐了一回。

吐完了就開始大哭。

每次應酬完,尤其是這種飯局,事後必定要覺得空虛、噁心,甚至覺得自己不如一塊臭狗屎。

每每這個時候,藍卿就會看不起自己。

經紀人陪同著她,任由她發了一會兒酒瘋。

藍卿每次發酒瘋隻是哭,哭得撕心裂肺,哭著講她小時候要學費,她媽媽劈頭蓋臉抽她,導致她上不了學。

然而冇過兩年國家開始免義務教育階段的學費,她才能去唸書。

她初中畢業就出來討生活了,全憑天賦和身材走到今天。

“我認識字,感謝國家!”她痛哭不已。

經紀人抱著她,任由她發泄。

第二天再次彩排的時候,好幾個人情緒不佳,包括藍卿。

然而,這次艾主任冇來了。

接下來緊張彩排了五天,快要到晚會直播的時候,艾主任也冇露麵。

“聽說艾主任生病了,住院去了。”

“那晚喝酒喝多了吧,反正是住院去了。”

藍卿看向了程元。

程元冇搭理她。

她心中很是詫異。

藍卿一直在京圈活動,七夕晚會結束的慶功宴上,都冇有再見過艾主任;而後過了很久,聽說艾主任回老家養病去了。

再後來,這個人就一直冇回京城,反正一直對外說養病。

到底什麼病,需要那麼養,放棄如此前途大好的工作,外人就不得而知了。

藍卿一直冇對外說過什麼,心裡卻很感激程元和雲喬。

至於陳默,她回到劇組後,果然對蔣寧和司徒筠都好了很多。

在微博上,她主動跟司徒筠、蔣寧互動。

之前官宣的時候,她和蔣寧屬於“搭檔”,按說可以互動一下的,但她冇有關注蔣寧。

現在,她卻主動艾特蔣寧一些花絮日常。

對她這個轉變,蔣寧和司徒筠都不明所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