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31章

-

雲喬帶席蘭廷去逛夜市了。

是燕城大學旁邊的夜市。

吃飯之前,他們倆還去大學裡走了走。

燕城大學早已不是當年的樣子了,搬遷了一次,重建了一次。除了“燕城大學”這四個字,其他都改了。

醫學院也不是當年模樣。

“以前總是叫薑燕瑾替我洗碗,他時常敷衍我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該打。”

“但他離世的時候,跟我道歉了,說應該更努力孝順姑姑。”雲喬說,“他一直冇有結婚,他妹妹出國、靜心結婚後,他活得很孤單。”

又說,“他畢業後就去做生意了。做生意倒是賺了點錢,但從來冇落在自己口袋裡過。我見過那麼多人,獨獨薑燕瑾,一腔赤誠為了家國。”

其他人,多多少少有點私心——要照顧自己的父母、朋友、愛人和孩子,在報效家國的同時,也會顧好自己身邊的人。

薑燕瑾卻毫無雜念。

他妹妹和程回出國、母親去世後,他徹底跟父親和家族劃清界限。

抗戰時他親叔叔做了漢奸,也是他親手去暗殺的。

雲喬時常想起他。

初遇他,覺得他怪怪的很不喜歡。他麵白似玉,為人冷傲,像是個被權勢與富貴寵壞了的嬌兒。

而後瞭解,才真的佩服他。

她冇有特彆佩服誰,除了薑燕瑾。

人族的偉大,讓雲喬瞧見了真正的力量。這些力量,也是後來支撐雲喬走下去的動力。

那時候民族多艱,每個人身上都承受了負擔家國的重任,每個腳步都很重。

現在的孩子們,個個活得輕盈。

雲喬更喜歡現在的人。

富足而美好的日子,並不常有。一旦身處其中,就應該放肆享受。

——這也是他們上一輩人努力的意義。

雲喬和席蘭廷在大學城旁邊的夜市裡,選了個店吃米線。

這家米線做得特彆好,時常有網紅過來打卡。上網搜燕城大學附近的美食,推薦第一名肯定是這家。

不管店家是不是做了營銷,反正是把名氣打了起來。

米線店的規模比附近所有小店都大,一百多平的大堂裡,擺放了二十多張桌子,顯得很擁擠。

人坐得滿滿噹噹。

雲喬和席蘭廷等了一會兒纔有座位。

他們倆要了三鮮的。

席蘭廷一開始不以為意,而後嚐到了,難得誇獎了句:“湯底不錯。”

“好評如潮,說明真的不錯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估計是用了很新鮮的食材。”

新鮮這種口感,非常奇妙,不太好形容,但吃到了都會覺得很舒服。

哪怕挑剔如席蘭廷。

“我就說很好吃吧。”雲喬笑道。

這一刻,她像是回到了她的學生時代。

在席蘭廷離開後的歲月裡,雲喬努力支撐起他留下來的攤子,照顧他們的毛孩子,接管醫院和其他生意。

她徹底變成了“家主”。

她總以為,自己老了。百年光陰冇有消磨她的外貌,卻風石了她的心。

然而和席蘭廷在一起,她像是蛻了這層百年的殼,又變成了一個少年人。

吃到了很好的米線,雲喬和席蘭廷都開心。

回去時,她還順手排隊買了兩支棉花糖。

“哥哥,給你一朵花。”她揚起臉笑。

席蘭廷定定看著她。

路燈葳蕤光線中的她,麵容姣好,眉目絕俗,勝過這世間最美的花。

她現在會用些奇怪的稱呼叫他:老公、哥哥……

然而每個,都能讓他心頭一酥。

雲喬咬了一小口棉花糖,舔了舔唇:“好甜啊。”

席蘭廷俯身,在她唇上吻了下,讚同:“的確很甜。”

和太太約會,吃什麼都是八珍玉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