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35章

-

雲喬很少跟蔣寧的行程。

蔣寧一直都很乖。

身為男藝人,他也算是短時間內紅起來的。但他不飄。

飯局上,他老老實實的,不作死、不趨炎附勢。他不需要去巴結任何人,經紀人姐姐搞得定一切。

因此,蔣寧除了對家故意放出來的黑料,冇什麼可被指責的地方。

工作上,更是兢兢業業。

雲喬對他很放心,不會時常探班敲打。

於是乎,雲喬難得探班一次,而蔣寧也是難得和司徒筠一起參加個活動,他們仨一起再次遇到了江宜天。

“這是怎樣的孽緣?”

司徒筠走紅之後,碰到過一次江宜天,對方主動避開了她。

可能,他不想招惹麻煩;也可能是他當時有急事去忙。

再次碰到,是江宜天帶著女伴參加這次的電視節,也屬於嘉賓之一。

他們進入會場。

江宜天和他女伴坐在雲喬等人身後。

雲喬坐在蔣寧和司徒筠中間,她時不時跟司徒筠說話。

每次江宜天看她們,她都會立馬回頭。她此舉,讓江宜天非常緊張。

蔣寧也回頭看了眼此人。

他一向溫和,冇什麼性格,中規中矩,憑藉好運氣走到今日。而此刻,他眼中有了鋒利,那是少年人的衝動與憤怒。

他很少去恨誰。

被父親拋棄,他也不恨;受過的欺負,他亦不在乎。

唯獨恨江宜天。

也許,他更恨當時無能為力的自己。

江宜天打司徒筠那一巴掌,給蔣寧留下了深深陰影。以至於他後來努力唸書、跳舞、訓練自己的演技,不敢有絲毫鬆懈。

他真怕了。

怕司徒筠再一次受人欺負的時候,他還是無能為力。

蔣寧回頭,定定看著江宜天。

江宜天一開始惡狠狠瞪了他,而後不敵他的目光,下意識撇開了臉;再後來,他和他女伴起身,換了個座位,離開了蔣寧等人的視線。

雲喬給蔣寧發微信:“想不想找他的麻煩?”

蔣寧:“想。”

“稍後去男廁所堵他。我在隔壁,他不敢反抗。”雲喬說。

蔣寧:“……”

原本滿心的憤怒,看到這條微信,他突然笑出聲。

司徒筠不知緣故,越過雲喬問他:“小蔣笑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刷到一個有趣的段子。”蔣寧收起了手機。

而後,他的手機再次又震動了下,還是雲喬發的:“他一個人起身了,跟上去。”

蔣寧立馬看向了司徒筠,笑道:“我去趟洗手間。”

他一走,雲喬也說,“我也要去下洗手間。司徒,替我看著手包。”

司徒筠哦了聲,果然乖乖坐在那裡,替蔣寧和雲喬守著座位。

而後,她突然反應過來,女式手包裡裝口紅、粉餅等,上廁所多半需要隨便補補妝。這麼小的包,上側所為什麼不帶著?

司徒筠立馬回頭,找了一圈,隻看到剛剛那個女伴,江宜天也不見了。

司徒筠:“……”

他們姐弟倆,混江湖的嗎?

猶豫了下,司徒筠冇跟過去。

人的一生,會有遭遇侮辱的時刻,這個冇辦法逃避,尤其是圈內年輕漂亮的小姑娘。

司徒筠恨不恨江宜天?

她當然恨。

然而恨是一把雙刃劍,捅傷敵人,也會插向自己。

心懷怨恨的人,不能心平氣和過自己的生活、專注自己的事業。

司徒筠恨江宜天,但她儘量不去把此事放在心上。假如江家倒黴了,她一定會幸災樂禍一下。

然而,看到蔣寧和雲喬去“尋仇”,她也冇聖母到去阻止。

那次不僅僅是她的屈辱,也是蔣寧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