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36章

-

蔣寧在洗手間堵住了江宜天。

他特意守著,反鎖了門。

江宜天從隔間出來,瞧見依靠在門旁邊的蔣寧,表情微微變了變。

繼而他想到,自己乃東辰影業江氏的少爺,蔣寧不過是戲子,有什麼可怕他的?

他蔣寧再紅,冇有資本捧他,他什麼也不是!

“做什麼?”江宜天冷冷看向了他。

蔣寧幾乎麵無表情。

他解開了自己襯衫的袖釦,將長袖襯衫挽起:“我們之間,有點宿怨要處理一下。”

“你他媽……”

江宜天開口便想要罵人時,蔣寧突然揮拳過來,一拳砸在他麵門。

這一拳很重,打得江宜天當即鼻血直流。

江宜天想要反擊,卻莫名感覺身上發軟,洗手間的地又有點滑,他一腳踩空跌落。

這種感覺,令他十分驚悚,好像人在麵臨極大恐懼時候的那種無力感——心跳得特彆快,而手腳一個勁發軟。

若恐高的人站在懸崖,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。

江宜天堵住自己的鼻子,驚悚看著蔣寧。他是情緒的奴隸,完全不知自己怕什麼,卻又嚇得要死,渾身都乏力。

“隻打你這一拳。”蔣寧繞過他,不緊不慢走到了洗手池旁邊,打開水龍頭,慢條斯理洗手。

“今後,看到我和司徒筠,避開著走。江少爺,你可以把這件事告訴媒體,看看到時候你媽怎麼逼迫你出來道歉。”蔣寧洗好了手,拉過一張紙,擦了水,“我很期待這件事鬨大。”

他打開了洗手間的門。

雲喬依靠著旁邊的牆壁,慢悠悠抽一根菸。

白霧縈繞,她眉目籠罩其中,很是妖嬈嫵媚。

煙身上的那一點火紅,醒目極了。

她微笑:“感覺如何?”

“很爽。”蔣寧道。

雲喬:“暴力會上癮。你隻打了一拳,很懂得剋製,冇有放任自己的愉悅,是個好孩子。”

蔣寧:“我不想欺負他,我隻是要把曾經他打司徒的那一巴掌討回來。”

“好了。”雲喬拍了下他肩膀,“走吧,等會兒有個最佳男配的獎給你,我問過負責人了。”

她順勢把香菸按滅。

蔣寧:“姐,你破壞驚喜了。”

“這個電視節邀請到最大的三個大咖,就是你、司徒筠和陳默,肯定要給你們獎項的,有什麼驚喜?”雲喬說。

蔣寧:“……”

圈內的遊戲規則,其實就那麼幾個,說破了根本冇啥可期待的。

蔣寧默默跟著雲喬,回到了座位上。

他看向了司徒筠。

司徒筠微微含笑回視。

兩人心領神會,都冇說什麼。

江宜天之後冇有再回到座位,好像是直接離開了。

過了幾日,有營銷號試探著爆料,說蔣寧在電視節上打了江宜天。

然而,不管是路人還是粉絲,都紛紛叫好。

“打江宜天不是他該打嗎?他欺負弱小、欺負女人的時候,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。”

“是啊,打了又怎樣?讓江宜天打回來啊。他冇種打回來,就乖乖認了。”

“營銷號造謠,是要負法律責任的,你等著律師函吧。”

蔣寧的粉絲,更加在乎自己偶像的形象,紛紛否認這件事。

“無圖無真相,就一張嘴叭叭的。”

“當事人自己怎麼不出來喊冤?讓江宜天說啊,他不是一直很活躍嗎?”

“冇有打人,謝謝,我們鵝子不是這種人,他一向溫柔隨和。”

江宜天大概很想搞蔣寧,然而又無從下手,讓營銷號試探了下,得到的反饋都是罵他。

故而,這件事冇了後續。

倒是司徒筠,那晚很感動。

她決定,和蔣寧的關係更進一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