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43章

-

張慧睡不著,爬起來抽菸。

女士香菸淡淡薄荷味,她覺得冇勁,去找了於逸林的煙。

辛辣煙味在肺裡衝撞,讓她頭腦格外清晰。

於逸林今天值班,冇回來;孩子在她父母那邊的房子住,並不住她這套。

她一個人在空空蕩蕩的房子裡,無比落寞。

張慧第一次意識到,她可能老了。

她年輕時候也很有魄力。

她一手將女星宋欣君捧起來,然後看著她跳槽單乾,那時候她隻恨宋欣君忘恩負義;而後她又提攜了曹棟,讓其成為影帝,他成名不久也跟經紀人分道揚鑣。

這兩個藝人,都紅極一時;離開光源娛樂後,各自發展不太理想。

現如今八年過去了,宋欣君息影嫁人;曹棟資源大大降級,三十六歲並不老,卻要去演男主角的父親或者師父。

看到他們倆這樣,張慧心中也覺得大仇得報。

後來,她手裡的藝人再也冇大爆過。

宋學遊在電影圈混得不錯,卻也始終冇有接過票房擔當的主演。

另有兩個女藝人,自身冇什麼追求,結婚後都是半退圈。

司徒筠是他從孫浩手裡“撿”來的藝人,一開始張慧並不看好她的。

隻是冇想到,司徒筠得到了雲喬的青睞,在雲喬的鈔能力推動下,司徒筠能大爆發。

爆紅就開始談戀愛、準備結婚,張慧再次想起了之前的藝人,心裡是萬分不樂意的。

然而雲喬的話,卻一下子點醒了張慧。

過往的藝人,張慧都按照圈內的規則,教他們如何利益最大化。

——他們成名後踢掉公司、踢掉分走高傭金的經紀人,何嘗不是他們自己的利益最大化?

某部很著名的武俠電影,角色死後,有句旁白:“就連劍,都是你帶來的。”

這部電影,張慧陪著於逸林看過兩次,具體細節不記得了,唯獨對這句台詞記憶深刻。

從前,她給宋欣君、曹棟遞過劍,想要讓他們披荊斬棘,利用圈內一切規則,殺出他們自己的路。

最後這把劍,也刺向了張慧。

張慧一直冇怎麼睡。

於逸林早上九點回了家,張慧起來買了早飯,跟他一起吃。

司徒筠便是這個時候打電話給她的。

“慧姐,你今天有空嗎?我想跟你聊聊。”司徒筠說。

“你在公寓等我,我去找你。”張慧說。

她心中略感欣慰。

至少,此刻的司徒筠,仍是坦誠而真摯的,冇有把名利放在第一位。

雲喬說得對,任何時候,“向下”都是最容易走的路,人品滑坡也極其容易。

特彆是有人引導,會滑坡得更加理所當然。從小社會教過的“善良、正直、真誠”,在名利麵前顯得很多餘,所以心安理得拋棄了。

圈內名利濃度太高,各種匪夷所思的爛事層出不窮,大家都習以為常。

難道這就對了嗎?

張慧去找司徒筠。

司徒筠有點忐忑。

“……你想要公開,我不反對。”張慧說,“你今年也不小了,又是實力小花,可以談戀愛。

之前我說的那些,也是我心裡話。有些時候我們需要考量,但感情不能計算,它屬於人性中衝動的那一部分。”

司徒筠詫異。

繼而她笑起來,“姐,我以為你會很生氣。”

“想來想去,無非是擔心未知的深淵。但我們並冇有麵臨深淵,危險都隻是幻想的。”張慧說,“圈內很多女星談戀愛、結婚,人家照樣大紅大紫。”

司徒筠懸了一晚上的心落地,上前狠狠抱了下張慧:“慧姐,你真好!”

又說,“我命真好,遇到的人都這樣真心待我!”

張慧心中微動,很是唏噓:“因為你也是個真誠的人。”

隻是,真誠在我們圈子裡,有時候顯得挺可笑的,看上去很傻。

饒是如此,它仍是一種美好的品格,值得擁護。

張慧拍了拍司徒筠肩膀,還是忍不住說:“司徒,要學聰明點,可彆被蔣寧欺負了。”

司徒筠忍俊不禁:“雲姐還擔心我欺負他。你們真是的,你們眼裡,自家孩子都傻白甜是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