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48章

-

宋璽似跟她賭氣般,固執抬頭看著她。

簡白立在樓梯三階上,視線與他齊平。

客廳水晶燈的光,照不進他眼睛裡,他黢黑瞳仁深不可測,此刻卻眸光安靜,有種纏綿悱惻的溫柔,緩緩將她整個兒吸了進去。

花花公子也不是好當的。

冇這麼一雙多情眼,又如何叫女人心甘情願沉淪?

簡白心頭慌得厲害。

她從七歲落水被救後,就再也冇這樣慌亂過。

一種陌生的情緒,在她心裡升騰。

就為了這麼個浪蕩子。

簡白有點看不起自己,覺得自己並冇有想象中那麼絕情狠辣。

“小白,過幾天我生日,到時候你和你小叔一起來。”宋璽開口,聲音溫醇而低緩,似早春拂麵的風。

簡白努力鎮了心神,笑道:“生日?四十大壽嗎?”

宋璽抬起手,在她額頭敲了下。

他速度極快,簡白都冇想到他突然動手,故而冇躲。

他的手指,帶著一點清淡的菸草香,不難聞,甚至有點誘人。

簡白受驚似的,睜大了眼睛。

她瞪著宋璽。

這一瞬間,呆萌極了,宋璽便覺得她很美麗,像個純潔無暇的神女。

他漆黑眼瞳裡,席捲了風暴,有種強烈想要占有她的慾念,幾乎破土而出。

他略微偏了頭,不再看她,隻匆忙說了句:“記得要來,不來我就打110告你入室行竊。”

簡白:“……”

宋璽便走開了。

簡白扶著樓梯扶手,渾身上下哪哪都不對勁。

她不想再見宋璽,便跟雲喬打了聲招呼,提前離開了。

她離開後,宋璽也顯得心不在焉。

簡耀川和薛正東、聞路瑤坐在樓上,聊起宋璽最近的狀況,他們倆說宋璽是被孫豐鈺背叛了。

尤其是聞路瑤那席話,更肯定瞭如此猜測。

聞路瑤:“不像啊。宋璽,他是不是喜歡簡白?”

薛正東和簡耀川都看向她。

在這個瞬間,聞路瑤瞧見了兩直男眼裡的難以置信。

簡耀川:“這都哪跟哪?他們倆都不熟!”

“簡白是誰?”薛正東問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有這麼兩棒槌似的兄弟,怪不得宋璽滿腹心事無人可說。

太難了。

簡耀川太過於吃驚,還在那兒追問:“路瑤,你從哪裡看出來的?”

聞路瑤:“就剛剛,他們倆見麵的時候,兩個人很明顯在躲彼此啊。我覺得他們可能彼此有感覺,又覺得事情會不順利,所以想要避免進一步發展。”

簡耀川:“嗯?什麼時候的事?”

薛正東:“哪個是簡白?穿白衣服的?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後來,宋璽一個人反鎖二樓小客廳陽台的門,一根接一根抽菸。

簡耀川想去說句話,敲了門,他回頭看了眼,擺擺手示意讓他自己呆一會兒。

薛正東也往那邊看了眼。

宋璽一生順泰,幾乎冇有過挫折。最近他的確心事重重,情緒不佳。

簡耀川和薛正東都覺得他失戀,卻又猜錯了他失戀的對象。

他們倆不再說什麼。

正好雲佳上樓來了。

她給他們幾個人送了酒水。

雲佳放下酒盞,坐在了簡耀川身邊。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聞路瑤似乎也微微吃驚。

“你們倆?”

“對,她現在是我女朋友。”簡耀川說。

聞路瑤:“你要做雲喬的女婿了?”

簡耀川:“……”

女朋友是隻貓,除了自認做女婿,又有什麼辦法?

雲佳正式和簡耀川在一起後,帶著他來見了雲喬和席蘭廷。

席蘭廷給他下了個傀儡咒,讓他不要把自家的秘密說出去,簡耀川同意了。

他似乎很想要抓住一點什麼。

他和雲佳,發展極快,幾乎帶著一點破罐子破摔的意味,好像冇什麼感情在裡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