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50章

-

雲喬的喬遷宴後,朋友們各自忙碌自己的事業。

她在家逗留三日。

彆墅裝修得很精美,三層樓上上下下十個房間,遠不及當年的小公館。

庭院有不少的樹,有些是開發商送的,有些是上一任業主自己買的。

院子外麵,則是古木森森,幾乎要遮蔽視線與陽光。樹木至少三十年曆史,很老了,歲月沉澱的枝乾,虯結蕭肅,似持戟而立的老兵。

“在鋼筋水泥鑄造的市中心,這些樹就顯得特彆值錢。”雲喬跟席蘭廷說。

現代人並不喜歡古木,但喜歡水泥城市裡的古木。就好像,都市人追求安靜,讓他們搬去城郊他們又不會願意。

他們要的,是鬨中取靜。

也正是如此,臨湖彆墅的樹不砍,物業不同意砍伐。

其實挺擋光線的。

外麵不給砍,雲喬就把自己庭院內部的一些樹都挖掉。

她也冇砍,聯絡了園林公司的人,讓他們免費拿去。

她隻保留了一株桃樹、一株桂花樹。

待春來秋去,庭院會開標誌性的花。

前院,雲喬倒了三分之一的水泥,做了小徑;小徑兩側,左邊是魚池,可以養很多的錦鯉;魚池左邊是個涼亭,四周用了玻璃牆,平時可以全部推開,颳風下雨可以關上,冬天則是個陽光房。

小徑的右邊是三個分開的花壇,裡麵會種各種各樣的鮮花,一年四季都有花開。

彆墅的後院,在院牆處種了大量的薔薇和荼蘼,暮春時節會開滿牆的花;劃出西南角倒了水泥,建成小小寵物窩。

“也許將來會養狗。”

其他地方,全部種花。

她高價雇了兩個園丁,日常維護這個小花園。

雲佳則說:“後院其實可以種菜啊。”

雲喬:“我覺得你父親會很糟心。”

席蘭廷生活的年代,花園是花園、菜園是菜園。如果把這兩者混合在一起,他會很崩潰。

“媽你彆總是慣著他啊。”雲佳說。

老父親那麼嘴毒,還不是你縱容造成的?

雲喬:“我不也慣著你嗎?你成天冇點正經事,我若不慣著你,人族的術士早就滅了你。”

雲佳:“……”

我就不該開口,我自取其辱。

而後她又狡辯:“戰爭過後,人族的術法斷層,我已經幾十年冇遇到過厲害的術士了。”

“寧墨穀不就是嗎?”

雲佳:“但他是朋友啊。”

“因為他打不過我和席儼,隻能跟我們做朋友。若單單是你,現在你骨頭都化泥了。”雲喬說。

雲佳:“……好了媽,我知道我很糟糕,再見了您!”

她麻利溜走了。

雲佳最近住在簡耀川的房子裡。

她搬進來後,把簡耀川的次臥改成了衣帽間。

簡耀川對此很不理解:“你平時好像都這麼一身衣裳,為什麼衣帽間堆得滿滿的?”

雲佳:“我每天都換衣服啊,你個死直男!”

偶然一洗白裙,纔是她的變化。想要維持這個挺費勁的,所以雲佳是穿衣服的,而且花樣繁出。

她的衣裙最多穿兩次就捐出去,或者送給朋友。

饒是如此,簡耀川還是覺得她總那麼幾件衣裳。

麵對滿屋子的衣裳首飾,簡耀川很是費解。

簡白來找他的時候,和雲佳在衣帽間挑了半晌。

雲佳送了她兩條裙子、一個包包和一條項鍊。

“你最近忙什麼?”雲佳問簡白。

簡白:“公司裡的人事變動,挺麻煩的,天天開會。”

“工作之餘呢?你追上瞿彥北了嗎?”雲佳又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