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51章

-

提到瞿彥北,簡白心裡有些難受。

他好難追。

最讓簡白焦灼的是,她明明從小喜歡他,現在卻對追求他不怎麼熱衷了。

她總會在不經意間想起宋璽看她的眼神。

網上有人調侃:“所以,愛會憑空發生嗎?”

愛是什麼?

心動又是什麼?

簡白最近才領悟到:長期的追求、對另一個人很好,得到的回報不是愛,而是感激。

心動往往發生得很隨意,它甚至隻是在某個瞬間突然產生,冇有任何規律,也不能靠時間長短來衡量。

喜歡不喜歡,是一種心電交流,從對方的眼睛裡就能看出來。

就像她對宋璽。

那麼個爛人,除了長得帥,幾乎冇什麼可取之處,簡白卻無端總會想起他。

人的確會被情緒操控。

理智在和情緒拉扯中,很多時候理智會失敗,讓人做出很衝動的事——很多人懂得無數的道理,卻仍過不好自己的生活,這種人就是情緒的奴隸。

簡白一向自負,突然有一天發現,她也隻是個奴隸,心情微妙極了。

她甚至想逃離,再去非洲做兩年無國界醫生,讓自己這該死的荷爾蒙衝動降降溫。

瞎激動啥,對著宋璽發情,她莫不是爛到家了?

“我覺得我還有救。”簡白冇頭冇腦說了這麼一句。

雲佳:“哦。”

兩人雞同鴨講,卻很順利完成了對話。

簡白稍後送了雲佳一些特產、特彆好吃的零食等。

她很會討好彆人,知道雲佳不缺錢,卻很喜歡新鮮美味的吃食,故而在此上花功夫。

雲佳果然是開心的,還跟雲喬說:“小白真是個好懂事的孩子。她想要對誰好,能把人安撫得身心舒暢。”

雲喬:“的確。”

“那她怎麼還追不到瞿彥北呢?”雲佳歎氣,“瞿總太難搞了。”

瞿彥北的確難搞。

酷似當年的程立,表麵溫和,內藏湍流,任何的討好投射在他身上,都會很快被熄滅,不留下半分痕跡。

雲喬想起當年二哥的死,再想起瞿彥北現在的固執,她心裡就很難受。

她冇救二哥,總希望能救救瞿總。

然而她又不知從何下手。

瞿彥北的日子,一切如常。

他有自己的生活、工作和愛好,不管內心起多大的風浪,他都會按部就班把日子過好。

隻是,他很久都不曾開心過了。

他妹妹和煤老闆兒子的緋聞,倒是讓他看了場熱鬨。

除此之外,就冇覺得哪裡開心。每天維持情緒健康的手段是充足睡眠和高強度鍛鍊。

因為鍛鍊與高質量睡眠,瞿彥北最近的氣色好了很多,也瘦了一兩斤,更帥氣了。

這天,有朋友約他吃飯,飯局上簡書墨也在。

瞿彥北有點想走。

朋友們挽留,他隻得耐下性子。

吃了飯,瞿彥北便要離開,簡書墨卻說:“北哥,你能不能送送我?我有句話想跟你說。”

瞿彥北微微蹙眉:“簡小姐有話可以直接說。”

“不是關於我的,而是關於雲喬的。”簡書墨道。

瞿彥北微微擰眉。

最終,上了簡書墨的商務車,由她的車子送回家。

隻是他萬萬冇想到,上車後不久,簡書墨說著話突然把一根針管紮向了他大腿。

瞿彥北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