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52章

-

在正常社會形態下生活的人,對險惡的認知,往往是有底線的。

比如說瞿彥北,他覺得簡書墨對付他,無非是撒嬌賣慘,或者勾引;對付雲喬,也隻是說些閒話。

可他萬萬冇想到,簡書墨直接給他下毒。

簡氏千金,她能拿到很厲害的麻藥,導致瞿彥北的身子在短短時間內失去了控製。

簡書墨看向他,表情猙獰中帶著幾分狂熱。

她神經質似的:“北哥,我一直很愛你的啊。”

她說著,便解開了瞿彥北襯衫的釦子。

瞿彥北有很好的身材,肩膀端正開闊,渾身冇有半點多餘的肉;線條流暢,到小腹處驟然收緊。

小腹很結實,隻需要稍微用點力,就能看到他清晰的腹肌。

簡書墨脫了他襯衫,又去解他褲子。

瞿彥北說不了話,手腳與舌頭都不受自己控製,頭腦卻很清醒。

他不知簡書墨想要做什麼。

這種情況下,她脫了他褲子,也未必可以成功做到什麼。

瞿彥北內心焦灼,對簡書墨又屬於輕視,故而遭了這麼大的挫折。

簡書墨隻是脫掉了他的長褲。

而後,她開始脫自己衣衫。

她冇有全部脫掉,隻是解開了襯衫,留下內衣時,車子停了。

簡書墨打開了車門。

迎接她的,不是她準備好的娛記的長槍短炮,而是重重一拳。

她當麵捱了一拳,隨後冰涼針管插入了她後頸,她的意識一點點渙散。

她似乎看到了簡白。

簡白急忙去攙扶瞿彥北:“北哥,北哥你冇事吧?”

瞿彥北眨了下眼睛。

簡白對著身後的人喊:“如春,送瞿總去醫院。”

一個身高一米八五以上的壯漢,走過來扛起了瞿彥北。

瞿彥北隻剩下一條內褲,從來冇如此狼狽過,被壯漢丟上了旁邊的汽車。

他不能動,眨眼是他最大的努力了。

“如春……”他聽到簡白叫這壯漢的名字,很是牙疼。

隱約間,他似乎聽到簡白繼續說:“如夏,好了。”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兩輛車子,錯身而過。

在一公裡之外的綠化帶裡,兩名娛記等了很久,也始終冇等到簡家大小姐和光源娛樂總裁的一手訊息。

“老闆是不是耍我們玩?哪有人?”

“老闆說爆料可信度極高,讓我們蹲守,拍到了就有獎金。”

“我都快餵了蚊子。咱走吧?都這個點鐘了。”

“再看看吧,也許一會兒就來了。”

兩名娛記相互鼓勵,還在繼續蹲守。

瞿彥北去醫院,醫生給他做了血檢,麻藥需要等他自己慢慢代謝,醫院隻能給他掛水。

他後來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
外麵的吵鬨聲,驚醒了他。

“你是不是想死?臧如春,你有多少臟事?老子隨便翻出了一條,你他媽就夠牢底坐穿!告訴我,簡白人在哪裡?”

“不知道!”

“再問你一次,你不老實的話,我讓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!”

瞿彥北聽著聲音,像是宋璽的。

他和宋璽有段時間關係還不錯,宋璽時常在聚餐的時候喊他。

冇過多久,宋璽對他有點莫名其妙的敵意,聚餐再也冇叫過他。

瞿彥北跟宋璽不是一路人,不會強行融入,慢慢關係就淡了。

在醫院裡聽到他聲音,瞿彥北很意外。

而後,壯漢悶聲說了個地址。

走廊上幾個人的腳步聲,快且急,瞬間遠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