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53章

-

簡書墨醒過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被綁著。

捆綁她的,是醫用器材,哪怕她被電擊都不能動彈。

屋子裡很冷。

初秋的天氣溫暖,這屋子卻似寒冬般,簡書墨的腳趾凍得發疼。

她想要大叫。

然而,嘴巴裡被塞了東西,壓住了她的舌頭,她隻能從喉嚨間發出含混不清的聲音。

很快,她聽到了推車的輪子響動。

有人進來了。

慢慢走近,女人穿著手術服,頭上帶著醫用帽,簡單的口罩,隻露出一雙眼。

那雙眼,大而圓潤,黑白分明,最是好看不過的。

簡書墨無數次嫉妒過簡白的容貌,對她那雙天生的美眸羨慕極了。

“小白。”她從嗓子裡發出聲音,聽不真切。

簡白淡淡看向她,眼睛微微一彎,竟像是笑了笑。

旁邊還有另一個人。

“準備好了,老大。”男人的聲音,帶著粗糲。

簡書墨的頭被固定住,抬不起來也轉不了,隻能看到視線餘角處一個高大健碩身影。

“她的心臟、腎先送去廣西,那邊有人來接;她的肺、血液等,從廣州送去香港。”簡白淡淡說。

簡書墨聽到這些話,雖然稀裡糊塗的,卻拚了命掙紮起來,渾身汗毛倒豎。

“……開始嗎?”男人又問。

簡白:“不急,先折磨折磨她。我一直看她不順眼,很早就想要殺死她。怎麼折磨她好?”

男人:“砍手指關節,一個一個砍下來,她輕易不會死,也不會失血過多。但疼痛極其難忍。”

簡白:“我倒是冇試過……”

簡書墨渾身顫抖。

她這個時候也意識到,她是赤身**躺在這個手術床上的。

而簡白,用什麼冰涼的東西,在簡書墨右手上比劃了下。

她還跟身邊男人交流:“這個地方叫正中神經,就是傳說中的手筋。一旦挑斷了,她這隻手就要廢。”

話音剛落,倏然一陣刺痛,擊穿了簡書墨的手掌。

簡書墨渾身疼得痙攣,她拚了命想要掙紮,然而渾身上下都被綁牢。

疼痛從右手開始,一點點席捲她整個身體,她疼得幾乎昏厥。說不出話,喊不了疼,簡書墨就像實驗課上的小白兔。

實驗課上的動物,會打麻藥,但簡書墨冇有。

她的眼淚無法自控瀰漫了眼睛。

她喉嚨裡發出聲音,似乎在叫小白,也似乎在求饒。

簡白從容拔出手術刀。

“拇指這個關節,怎麼下你知道嗎?”簡白依舊和臧如夏閒聊。

臧如夏搖搖頭。

他和他哥哥臧如春曾經在非洲倒賣人體器官,後來是簡白從軍火商手裡救了他們倆。

他們兄弟倆知恩圖報,而後一直跟著簡白。

他們雖然一直在華人圈子裡混,也會說中國話,卻是最近跟著簡白回國的。

他們之前在外麵長大。

簡白在非洲也做些買賣,但回來後遵紀守法。

這個城郊的彆墅,他們買好、修建地下室已經兩年了,卻是頭一回使用。

簡白說,正經生意比黑市上的賺錢。今後,他們兄弟是保鏢,簡白是總裁,他們要一起賺錢發達。

再次要做器官買賣,其實臧如夏有點手生,他對國內黑市關係網不怎麼熟。

簡白打算活生生解剖一個人,臧如夏不覺得她殘忍。

太常見了。

對待敵人,就應該用最可怕的手段。

就在簡白打算砍下簡書墨的大拇指第一個關節時,彆墅的門重重一響。

而後,有人快速衝了進來。

看到手術床上的女人,宋璽臉色鐵青,一把抓住了簡白的胳膊:“跟我走!”

簡白錯愕看向他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趕緊走,警察來了!”宋璽表情肅然。

簡白和臧如夏當即隨著宋璽離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