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54章

-

宋璽的汽車,上了高架橋,平平穩穩往市中心開。

他自己是司機。

簡白坐在副駕駛座上,醫用帽子、口罩和手套都摘了,但淡藍色的手術服冇脫。

手肘上,有一塊血跡,是簡書墨的,她自己冇留意到。

宋璽臉色鐵青,黑眸深邃,醞釀的風暴似乎要把簡白碾碎。

他不說話,簡白也不開口。

一路將她帶回了彆墅,宋璽停車的時候,重重關上了駕駛座的門。

他幾百萬的豪車,大概頭一回遭遇如此粗暴的摔門,車身似乎都震了下。

簡白剛解開安全帶,他已大力拉開了副駕的門,拽住了她手臂,將她往彆墅裡拖,腳步極快。

她掙紮:“蔵如夏呢?”

“警局。”

簡白努力讓自己站穩,但宋璽到底是男人,手上有勁,將她拉得離了地麵。

“宋璽!”她的聲音很緊,添了無端的殺意。

“你閉嘴!”宋璽壓抑著情緒,將她帶到了一樓的小小客房,用力關上了房門。

他將她推坐在沙發裡,冷冷指向她:“給我老實呆著!你敢跑,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!”

說罷,他自己出去了。

簡白冇動。

她以很彆扭的姿勢,坐在小小沙發裡。

手肘處的血跡乾了,緊緊扒著皮膚,她後知後覺感受到了不舒服,用手指輕輕揉搓它。

她聽到宋璽的聲音。

他先是給住家阿姨和司機說著什麼;而後是打電話。

幾分鐘後,他重新進來,反鎖了房門。

小沙發的旁邊是小小咖啡桌,宋璽坐上去,一雙大長腿幾乎無處安放,緊緊挨著簡白。

簡白冇動,隻是抬眸靜靜看著她,杏目盈盈,又冷又毒。

“……我進去的時候,簡書墨被綁著,身上劃了線。你要解剖活生生的人?”宋璽問她。

他的眸子漆黑。

簡白從來冇留意過,為什麼他眉眼總那般多情纏綿,因為他的瞳仁很黑。這樣的眸光,格外深邃攝人,被他溫柔注視時,很容易沉淪。

此刻,他眼眸中的怒意,無法控製。

“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簡白微微揚了揚下巴。

習慣性的冷笑,浮動在她臉上。她生得好看,外表給人的感覺是溫柔可愛,故而這幅冷笑更有殺傷力。

她一冷笑,會令人渾身血液逆行,衝擊得大腦一陣陣發麻,恐怖感油然而生。

宋璽一把捏住了她下頜。

她那張冷笑的臉上,頓時添了幾分慌亂,像一隻落入了網的孔雀,失去了張力後,竟格外孱弱惹憐。

她去打他的手。

宋璽用力不放。

男人的手指,略帶幾分粗糲,掌心又滾燙,似燒紅的鐵鉗箍住她。

“你知道不知道殺人犯法?”他的手不鬆,依舊逼視她,“知道嗎!”

簡白張口艱難:“我有退路。”

宋璽被她氣笑:“你能上天啊你有退路?連我都不敢犯法,你有什麼退路?”

“非洲、越南、柬埔寨,各種窮鄉僻壤的地方,隨便一鑽冇人知道。有幾個亡命徒跟隨,買些軍火,我就是一方大佬。”她道。

宋璽:“……”

他鬆了手。

在這個瞬間,他憤怒到了極致,站起身重重一腳,把咖啡桌踹翻。

“……一方大佬!”他咀嚼這個詞,“我他媽聽懂了,你是真不怕死!你眼裡、心裡,果然什麼也不怕。”

“我的事,你少管!”簡白也站起身。

宋璽發了脾氣,感覺渾身無力,有種莫名的頹敗:“你去坐牢吧。牢裡接受點思想教育,也許你會懂得輕重。”

說罷,他先走了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