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55章

-

外麵傳來汽車的聲音。

宋璽開車出去了。

阿姨進來,對簡白說:“簡小姐啊,你還住上次那個房間行嗎?小宋給你買了睡衣,我都洗好了。”

簡白還在那兒發呆,聞言愣了愣:“啊?”

“吃飯冇有啊?”阿姨又說,“小宋他出去了,說明天纔回來。他總這樣的,喜歡熬夜玩。你餓了嗎?吃點宵夜再睡吧。”

又說,“你這麼瘦,要多吃飯。”

簡白稀裡糊塗跟著阿姨出了小客房,坐在餐廳裡。

宵夜是她很喜歡的魚湯米線。

“這個好吃。”簡白說。

“小宋說你喜歡的,剛剛特意吩咐廚房去做。家裡冇新鮮鱖魚了,用鯽魚熬的湯,你將就吃點。”阿姨說。

簡白怔了怔:“他說的?”

“對呀。”阿姨說。

簡白:“他怎麼知道?”

阿姨失笑:“小宋這個人,他想對誰好就是十分的好。他中意你嘛,自然會打聽到的。”

簡白麪頰莫名發燙。

她心裡的情緒,被宋璽攪合成了一團亂麻。

她茫然又麻木喝著魚湯:“他不中意我。”

哪怕以前有過一點心動,今晚過後,大概也會敬而遠之。

他看到了她惡毒的一麵。

他的三觀大概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吧。

阿姨見她怪怪的,怕多說多錯,就冇有再開口。

吃了宵夜,簡白被阿姨領上了樓。

床上鋪著淡黃色棉布床單被罩,這是她最喜歡的床品顏色,會讓她溫暖;有兩件睡衣放在床頭,也是她常穿的睡衣牌子。

洗手間的洗漱用品,之前雖然也是名牌貨,這次卻全部換成了簡白喜歡的品牌,包括那款睡眠麵膜。

她站在這裡,渾身發僵。

簡白第一次覺得,自己是個麵目醜陋的人,也是第一次被人看到了她的真麵目。

她轉身下樓: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
她急匆匆叫了網約車。

從宋璽的彆墅到小區門口,約莫一公裡路,簡白幾乎是快步跑過去的。

她落荒而逃。

阿姨冇阻攔她,卻給宋璽發了個訊息,告訴了他一聲。

宋璽回了句知道,又讓阿姨早點睡,今晚他不回去。

從宋璽的彆墅出來,簡白打電話給臧如春。

“我還在醫院。”臧如春道,“你不是讓我守著瞿總嗎?”

“如夏呢?”

“他回家了,剛通過電話。怎麼了老大?”臧如春不解。

簡白心中微動。

宋璽的人冇有把蔵如夏送到警局嗎?

那簡書墨呢?

臧如春還想要說什麼,電話突然被人奪了過去。

他回頭看到了宋璽,冇言語。

宋璽搶過了他電話,對著那邊道:“是我。簡書墨也在這家醫院,急診科,明天可能轉科室。你自己來跟瞿彥北對對說詞。”

然後,他又把電話扔給了臧如春。

臧如春接住了。

那頭已經掛斷。

臧如春一頭霧水。

第二天,簡振秋知道了簡書墨的事。

右手神經斷了,簡書墨這隻手估計短時內廢了;以後能不能恢複,還是未知數。

簡書墨大哭大鬨,對著簡振秋和江泌控訴簡白,又說簡白綁架她,要解剖她。

“爸爸,一定要報警,一定要幫我報警!”簡書墨痛哭流涕。

她嚇瘋了。

簡振秋臉色特彆難看。

江泌一臉不敢置信,又似嘲諷:“你說得這些是人話嗎?小白怎麼會做這種事?”

瞿彥北由護士小姐推著輪椅,到了簡書墨這邊的病房。

他把簡振秋和江泌叫到門口:“簡小姐給我紮了一針,我當時就不能動彈。後來小白趕過來。

她們倆爭執的時候,我看到簡書墨小姐拿了刀,我也不知道她是想要殺我還是殺小白。後來那刀怎麼回事,我就不知道了。

小白嚇到了,纔打電話找朋友過來幫忙。好像是找了宋大少。簡叔叔,你找宋大少問問情況,或者找找路上的監控錄像。”

簡振秋從一開始,就不相信簡書墨。

聽了瞿彥北的話,簡振秋氣得後槽牙差點咬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