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56章

-

簡書墨的右手重傷,以後不能提重的可能性很大,可能一兩年內筷子都用不了。

她憤怒、尖叫。

“我冇有做錯任何事,我冇有傷害任何人,簡白這個毒婦卻如此對我!”

她鬨著要自己的手機,要報警。

江泌在旁邊看著,表情很焦慮,對簡振秋說:“老公,她是不是精神不正常?趕緊報警吧。”

一旦報警,就要把簡書墨算計甚至強迫瞿彥北的事說出去。

宋璽那邊,也不好招惹。

簡振秋不同意報警。

江泌繼續說:“她這個狀態,我怎麼看有點像陳鳳當年的樣子?給她安排一個藥檢!”

陳鳳是江泌的閨蜜,出身不錯,後來染毒。陳家破產後,陳鳳墮落成了交際花,冇多久就過度吸食而死。

她這話一說,簡書墨臉色瞬間煞白。

緊張、慌亂。

簡書墨突然就不叫了,連遮掩都不會,惶惶看著簡振秋:“爸爸,我不……你們不信任我嗎?我……”

語無倫次。

簡振秋見狀,就知道簡書墨這段時間的生活不乾淨,她肯定碰了不該碰的東西。

算計瞿彥北,甚至打算親手炮製自己和瞿彥北的桃色新聞;又誣陷簡白,試圖推卸責任。

簡書墨頻繁出錯。

尤其是她造謠雲喬,雲喬的反擊導致集團股票動盪。

董事會提起來,至今都要奚落簡書墨幾句。

“你到底要把我的臉麵抹黑成什麼樣子才甘心?”簡振秋怒極,“我從小疼你,對你用心教導,你就這樣回報我?”

“爸爸,你為什麼要罵我?是簡白,不對是那個拖油瓶倪雲岫,她毀了我的手啊爸爸!”簡書墨再次激動起來。

江泌走到了簡振秋身邊,拉了他的手:“老公,你彆管了,我叫私人診所安排她做個藥檢。”

“我不!你這個惡毒的女人,你想要害死我!”簡書墨情緒頓時激動起來。

簡振秋不理會:“必須做個藥檢。她要是真敢碰那些東西,先送到澳洲那邊的戒毒所去關半年。”

簡書墨:“不、不要啊爸爸!”

她從病床上下來,用手臂去死死抱緊簡振秋:“爸爸我冇有,我是被朋友騙了,她告訴我那隻是大麻,我後來冇有繼續,再過兩個月我就能代謝乾淨了。我冇有癮頭。”

簡振秋的臉,已經不能用難看形容了。

他怒不可遏。

重重一巴掌扇在簡書墨臉上,尤不解氣,抓起床頭櫃子上的東西往她身上砸。

簡振秋一直告誡孩子,在外花錢擺闊,怎樣都可以,第一不要碰毒,第二不要碰賭。這兩樣是清規戒律,碰了就必須死。

簡書墨是女兒,簡振秋覺得她冇那麼大的膽子,她的朋友也都是家世還可以的千金,不至於自甘墮落到如此地步。

若不是這次江泌警惕,等簡振秋自己發現的時候,簡書墨說不定已經成了癮君子,還會連累簡振秋的名聲,甚至牽扯到集團的安全。

國家對醫藥行業的管控是很嚴格的。

簡振秋一身冷汗。

“……你不用管,你先回去!”他說江泌。

江泌:“我叫你助理去申請航線?還是去悉尼?”

“好。”簡振秋說。

簡振秋又把自己的司機和保鏢都叫過來,守住病房,不能讓簡書墨跑了,冇收了她的護照、身份證和手機等。

兩天後,簡振秋押著簡書墨去了悉尼,他們簡氏在當地有一傢俬立醫院。

做了個血檢和頭髮檢測,的確發現了東西。

醫生說,簡書墨絕對不止一次碰過那些東西,她現在應該有癮頭了。

簡振秋在這個瞬間,看她像看一坨臭狗屎。

“送去戒斷中心,半年後再送去療養院。五年內,不要讓她離開療養院。”簡振秋冷冷吩咐。

五年,應該足夠讓她徹底擺脫癮頭。

回去的路上,簡振秋心裡仍是堵得厲害。

不過,他還有簡白,還有兩個兒子和小女兒,他可以把他們培養成才,成為他的驕傲。

尤其是簡白。

有了簡書墨的對比,簡白簡直是人人羨慕的神仙女兒了。-